筆搜閣 > 其他小說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1022章 直到我死,我都信他

第1022章 直到我死,我都信他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

    崇儀點點頭,道“我知道了。”頓了頓又道,“如今諸事已了,王妃該尋退路了。”

    孟娬道“去準備吧。”

    孟娬原以為,除掉了壽王,便無人再拿殷珩的身世做文章了。他在北境對付金麟,現在大殷君臣都極其需要他,一切難題就都會迎刃而解的。

    可事實上,北境一連傳回來的戰報卻是,殷武王投靠了金麟,金麟趁著北境群龍無首之際再度發動猛攻,一連破獲數座城池。

    孟娬想不明白,如果先前那些消息都是壽王在從中作梗,那如今的邊境戰報又是誰在虛報

    還是說一開始壽王便已與金麟有了聯系,這一系列的消息都在他們預先的謀劃之中

    孟娬滿腹疑問,可是也無法與壽王對峙了。

    她不相信。一個字都不會相信。

    即便殷珩真的有一半的金麟血脈,他也絕不會投靠于金麟。

    他說過,他會回來,不管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他都會回來。

    他們都會活著。等他回來以后,她還會告訴他,不論前路如何艱難,她都依然與他同路。

    或許她是曾茫然過,彷徨過,她只是因為太無助了。

    她一直覺得他是很厲害的,可是當那日崇儀問她,假如他真的再也回不來了的時候,她內心里驀然有了答案。

    她從不曾想過要放棄他。

    哪怕鋪天蓋地有關他和金麟女王的消息涌入京城來,她依然不信。

    都說金麟有一位英才女王,不僅生有一張傾世容顏,還極其能征善戰。便是她與殷武王正面對抗,也沒有吃太多的虧。

    她在戰場上非常耀眼,她身邊的戰士們都心甘情愿地臣服。

    亂世之中,各有立場,卻仍避免不了殷武王與她英雄惜美人,于是漸漸打出了感情。

    那最后一場戰役中,殷武王本來不是個冒進之人,卻帶兵執意闖入金麟境地。最終在一片碎裂的冰湖之上被金麟女王所俘。

    金麟女王傳出話來,從今往后,殷武王將永留金麟,成為她裙下之臣。

    皇帝龍顏大怒,再發一道旨意,如若殷武王執迷不悟,將被認定為大殷的叛國賊,殷武王府上下,將全部以叛國罪處死。

    即便北境不再有殷武王坐鎮,皇帝也必須要想辦法振奮將士們的士氣。

    他傳旨北境諸將,發令下去,殺金麟十人賞一金,殺百人賞十金,殺千人萬人者封王侯將相。

    可最終,大殷這邊等來的卻是殷武王與金麟女王大婚的消息。

    金麟女王甚至向大殷這邊派發了喜帖。

    皇帝忍無可忍,命大理寺于十日后,將殷武王府所有相關人等,全部處決。

    屆時,殷武王妃的尸首將運往北境,懸掛在城墻之上,直到尸骸被風吹日曬消磨成灰燼,都不得取下來。

    孟娬得知這一消息后,在牢里意外的平靜。

    后來她問“崇儀,你的人去北境帶回消息了么”

    崇儀默了默,道“得到的消息是王爺入了金麟,金麟女王也確在準備喜事。”

    她一直沒能聯系上崇咸他們,派去打探的人也是冒險才打探回來的這消息。

    孟娬點了點頭。

    此前,顏守真派去的人回來,也帶回同樣的結果。邊境將士們對金麟和殷武王的忌憚恐懼已經遠遠勝過了憤怒。

    崇儀道“王妃,這其中定有什么誤會。這世上最了解王爺的人莫過于王妃了,王妃不能不相信他。”

    孟娬道“我也這么認為的。所以,直到我死,我都信他。”

    行刑兩日前,孟楣拿了殷容桌案上的那封喜帖,親自來了一趟大理寺。

    彼時她一身雍容華裳,站在孟娬的牢門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孟娬。

    孟楣問“做階下囚的滋味如何”

    孟娬道“還好。你要來試試嗎”

    孟楣道“我道你厲害,可惜到最后你還不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你喪了兒女,夫君在別國另娶,你將背負叛國罪名死無葬身之地。到最后,是我贏了。”

    孟娬道“所以,你是來跟我炫耀的”

    孟楣看著她,忽而俏皮天真地一笑,道“當然不是,我是來給你送喜帖的。”她把那份帶有金麟國雪狼圖騰的喜帖從牢門間拋了進去,“只不過你有生之年卻是不能去參加他的喜宴了,你只能盼著你的尸骸來日被運往邊疆,懸掛于城樓之上,遙遙望一眼。”

    孟娬打開喜帖看了片刻,與孟楣閑聊道“這有什么值得你開心的呢”

    孟楣道“看見你淪落至此,最后死得凄慘,還不允許我開心一下么。”

    孟娬眼神接觸到喜帖上的字時,陡然顫了一下。

    她手指摩挲著上面的字跡,一筆一劃,一頓一勾,皆是她記憶中熟悉的樣子。

    這封金麟送來的喜帖是他親手寫下的

    孟娬極力抑制著顫抖的手指,低著頭挑唇笑了,道“殷武王與金麟強強聯手了,即便你現在是太子側妃,甚至將來做了皇妃,又能做幾時”

    孟楣神色不由頓了頓。

    孟娬把喜帖緩緩合上,又遞了出去。

    然而,孟楣久久沒伸手來接。

    孟娬勾著嘴角道“怎么,不敢來接”

    孟楣看著孟娬眼里閃爍著的壁火火光,忽覺她的眼神如野狼一般充滿了野性。誠然,她確實不敢伸手來接。

    孟楣清楚孟娬的手段,哪怕在她孟娬最后的日子里,她也得謹防著自己不要被她給逮到。

    孟娬笑了笑,挑眉又道“你是個聰明人,不來接是對的。不然被我捉住了手,今晚你死定了。既然如此,這封喜帖,我便笑納了。”

    說著,她把喜帖放進了自己的衣懷里。

    孟楣明明是來看她落魄的樣子的,可到最后,她也依然風輕云淡,半分落魄也無。

    孟楣走的時候道“你與我無非是同類人。便是心里在滴血,也絕不讓敵人看笑話。如若你不是與我為敵,說不定,我們還有可能成為朋友。”

    孟娬聞言輕笑,道“即便不為敵,我與你,也絕不可能做朋友。孟楣,來日方長。”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