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嫁給男配以后 > 帝后日常7

帝后日常7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永貞三年, 天下安定,國泰民安。

    正月初, 年味還未消散, 迎來了長安公主和長泰公主的百日宴, 宮中大擺宴席慶祝。

    已滿百日的長安和長泰生得白凈, 性格已經漸漸有了很明顯的差別。比如長安公主愛笑,任誰稍微逗她兩下, 小丫頭就會咧開嘴咯咯笑著,一雙桃花眼彎成小渠,又嬌又可愛, 像只小妖精。

    至于長泰公主, 卻有些與眾不同。她似乎很愛安靜,不喜歡鬧哄哄的氛圍, 也不愛跟人玩鬧,環境稍微嘈雜些便皺著眉頭想哭。

    便如現在,宮中擺宴慶祝她們姊妹出生百日,長安高高興興的, 對周圍的人展現出極大的好奇,圓溜溜的眼珠子四處轉著,誰跟她說話她都笑呵呵的,哈喇子流的到處都是。

    長泰就很不一樣了, 皺著眉頭,望著亂哄哄的宴會,不多時便撇著嘴哭起來, 清平親自抱她去了內殿,她才漸漸安靜下來。

    凝兒看著小主子,忍不住笑道“大公主性子隨您,活潑爽朗。二公主隨陛下,將來說不定是個小才女。”

    清平聽完不大樂意“你這話說的,像我就是活潑爽朗,像他就是小才女。怎么聽著,像是貶低我的”

    凝兒忙改口“當然不是,皇后娘娘也是才女但是二公主沒準兒將來青出于藍呢”

    這邊正說著,穆庭蔚穿著玄衣龍袍,身姿挺拔地從外面走進來“聽說長泰又哭了”

    清平把玩著女兒的小手,沒有抬頭看他,只道“估計是嫌外面鬧騰,這會兒又乖了。”

    穆庭蔚走過來,看著清平懷里的小女兒,他小心翼翼伸出指腹戳了戳她嬌嫩嫩的臉蛋兒。長泰看見他,一雙桃花眼亮晶晶的,小嘴兒一咧,居然笑了。

    凝兒在一旁道“還是陛下討二公主歡心。”

    穆庭蔚笑著將長泰抱起來,低頭親了親她的臉蛋兒,眉色溫潤“長泰不愛笑,笑起來倒是格外好看。”

    清平嗔他“你這話讓長安知道,說你偏心。”

    穆庭蔚聽罷笑了“長安那丫頭是笑星轉世,長這么大都沒怎么哭過。不過這倆丫頭全都像你,自然一個賽一個好看,誰也不差的。”

    清平站起來“她喜靜,你陪她玩兒吧,我去宴會上瞧瞧,只母后一個人在怎么好”

    清平回到宴會上時,長安正被乳娘抱著,仰著臉好奇地看著席間眾人,有誰跟她說話,她就笑得咯咯不停。

    清平上前,給太后行了禮,拿帕子擦了擦長安嘴角的涎水,長安眉眼彎彎沖她笑,嘴里咿咿呀呀著什么。

    含笑將女兒抱起來,清平在旁邊坐下,下手邊坐著長洛。

    長洛有個兒子如今快滿周歲了,叫蘇璟,這會兒在長洛懷里坐著,看見清平懷里的長安,他掙扎著從她娘膝上下來,抓著她娘的手顫巍巍走到清平身邊,巴巴看著眼前的小姑娘。

    見長安咯咯笑著看他,他興奮地回頭,對著長洛咿咿呀呀想說什么話,臉上的小激動無以言表。

    長洛寵愛地看了眼兒子“跟妹妹玩兒吧。”

    蘇璟站在清平跟前,伸手去摸長安肉嘟嘟的小手,結果被長安抓住了手指,兩人相對笑著。

    清平看向長洛“我聽陛下說,阿姊和蘇先生打算離開”

    長洛點頭“嗯,還未來得及跟你說這事。”

    她說著嘆息一聲,對清平道“你也知曉,他是個大夫,志在行醫天下,本就無意一直做個御醫。如今你和陛下都好好的,大晟安盛太平,他留在御醫院也沒什么意思。而且,他想回大越,見我父王。”

    清平聞此有些意外“怎么突然該主意了”

    長洛搖頭,片刻后喟嘆一聲“許是怕我難做吧。”

    清平點了點頭“這樣也好,離王當年之事的確做得不好,但追根究底,還是當初大越閉國的政策導致的。你父王是眾王爺當中最小心謹慎的一個,當年才會怕我父皇知道你喜歡北陸人的事。”

    長洛應了一聲“其實,自打生了璟兒,為人父母,我還挺想念父王和母妃的,只是礙于他一直不好說及此事。如今他愿意帶我回去,我自然是高興的。”

    “回去也好,對于阿姊來說,在大越總比在大晟自在。”

    長洛笑著抿了口茶水“他也是這么說的,如今你才是大晟與大越和親的公主,沒人會關注我,我回大越總比在大晟要舒心些。當初來大晟,其實主要就是想找他的,沒想到老天還是眷顧我。”

    “對了,”長洛瞥了眼不遠處坐著的柳從勛,看向清平,“他至今未娶,莫非當年與你退婚之事后悔了,打算孤獨終老”

    清平抬頭望那邊看了一眼,柳從勛剛好望過來,二人目光在空中相撞,他微怔了一下,對清平恭謹頷首。

    她淡然收回視線,低聲道“阿姊別瞎說。”

    長洛搖了搖頭,感慨道“你說他圖什么呢當初如果不那么固執,這會兒與你琴瑟和諧的,就是他了。如果我是他,也得后悔。”

    清平感慨“有些人和事錯過了,皆為天意,有緣無分罷了。”

    長洛笑“說到底還是你對他無意,否則如我這般,與蘇云陽分隔多年,照樣能走到一起。”

    清平拿帕子幫女兒拭去嘴角的涎水,對于長洛的話不置可否。

    夜幕降臨,稀稀散散的疏星點綴在墨色蒼穹之上,枝頭明月高懸。

    椒房宮內,長安和長泰兩姐妹趴在鳳榻上玩兒得起勁兒,清平應酬一天有些疲乏,穆庭蔚親自幫她捏著肩膀。

    見她情緒不佳,他問“長洛要回大越,你也想家了”

    清平微怔,回頭看向他沒有應聲。片刻后,她目光又落在仰臉看著自己的女兒身上,笑著拿起撥浪鼓都她們玩兒,聲音柔柔的“這里不是家嗎”

    穆庭蔚撫過她的肩,輕嘆一聲“等元宵長大了,可以獨當一面,我陪你回去看看。”

    “真的嗎”她愕然抬眸,有些不敢相信。

    她其實都沒有再奢求可以回去。

    穆庭蔚握住她的手,親吻著她的指尖,目光柔和“我幾時哄過你今日既答應了,將來自然會帶你回去。”

    清平心上暖暖的,靠在他肩頭“夫君真好。”

    看著兩個還不知事的小丫頭,清平感慨“將來她們長大了,一定不能遠嫁,要守在我身邊才好。”

    清平的話讓穆庭蔚眉頭皺了皺,兩個女兒還小,他都沒想過她們嫁人的事。

    “咱們千好萬好的女兒,將來誰能配得上若是沒有好兒郎,她們倆全都嫁不出去才好呢。”他語氣有些不悅,好像女兒快被人搶走了似的。

    清平聽得哭笑不得“哪有父親這么說自己女兒的,盼著長安和長泰將來嫁不出去若如你這般說,我父皇母后還覺得,你配不上我呢。”

    她仰著下巴,眼尾上挑,帶著幾分嬌嗔,一張精致明媚的容顏此時越發艷麗動人。

    粗糲的指腹撫過她的臉,穆庭蔚慨嘆一聲“是配不上,能娶到這么好的阿貞,我這輩子算是賺了。不過”

    他看一眼兩個女兒,冷道,“日后誰想有我這樣的好命,敢娶我女兒,得有那個膽才成。”

    聽著他厚顏無恥的話,清平蹙著眉頭抬手打他,卻被他捉住了手腕,隨后對著外面喊了聲。

    乳娘從外面進來,瞥見榻上情意綿綿的兩位主子,很有眼力見兒地把兩位睜著眼珠子巴巴看著爹娘的小公主抱走了。

    人都走了,穆庭蔚握著她的手腕還沒松開,清平紅著臉掙扎“方才乳娘都進來了還不撒手,一國之君不怕人笑話。”

    “朕疼自己的皇后,還怕人笑話”他說著直接將人推倒,壓了下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