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十二章 祖母,不給我嗎?

第十二章 祖母,不給我嗎?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壽安堂里,鄭氏和顏如錦正陪著余老夫人說話。

    要說顏如錦也是真得余老夫人歡心,才禁足半月,就哄得老夫人心軟,等顏如錦親自去瀾西園給如初賠罪,如初就順勢原諒了她,并在老夫人面前替她求情解了禁足。為此如初還得了余老夫人贊賞,說她頗有姐姐風范。

    相比較那些惡人,顏如錦不過一個任性自私點的孩子,只要不是太過分,如初懶得和她計較。

    秦氏上前稟報了東平郡王妃邀請,余老夫人百般不情愿也不敢攔著,囑咐李氏備好禮品,笑著說道“有空也請郡王妃過府來坐坐。”

    起碼她還可以跟人炫耀郡王妃上門來看她這個老婆子呢。

    余老夫人看看如初,再看看旁邊低眉順眼的顏如錦,揮手說道“既然要去,就帶上錦姐兒也去,讓她們姐妹做個伴兒。”

    “初姐兒,雖然之前你們鬧了點矛盾,不過一家人也沒有隔夜仇,正好趁著機會,你們兩個人好好培養培養感情。”

    秦氏沒想到余老夫人會這么說,好一會沒反應過來,待要反駁,如初在旁邊笑盈盈的道“那敢情好,正好瑩表姐說明天要跟安馨縣主去珍寶閣逛逛呢,我還想著給錦妹妹帶禮物,這下好了,我們可以一起去了。”

    珍寶閣在京城是數一數二的,許多樣式顏如錦她們去了都是見不到的,那得是侯府國公府那樣的貴賓才可以,跟著安馨縣主去,想來能見到不少好東西。

    顏如錦不由的有些雀躍。

    鄭氏聽了,考慮的就多點,秦氏嫁妝豐厚,她可沒有那么多,再說她的嫁妝這幾年讓顏貞行已經敗的差不多了。

    顏貞行作為余老夫人最小的兒子,從小就被寵溺的不知事務,與京城一眾紈绔子弟們花天酒地,打馬遛狗,好容易托人補了個羽林衛的缺兒,更是方便了他與一幫狐朋狗友廝混。

    鄭氏家中本是靠著宮中生意發家,當初被顏貞行皮相迷惑,兼之有伯府公子的名頭,嫁過來才知道都是假象,所以鄭氏才巴結著余老夫人,要不然就靠顏貞行,一家子得喝西北風去。

    不過,就算靠著余老夫人時不時的貼補,現在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再多的錢怎么耐的住顏貞行的敗家

    何況,近幾年來,宮中要的銀子是越來越多,她們鄭家顧宮中都顧不上,她一個出嫁的姑娘就更顧不上了。

    所以,一聽說顏如錦要去逛街,鄭氏咳嗽了一聲,說道“母親,既是去珍寶閣,看見可心的,怎么也得備幾套頭面,年前年后的宴會多,幾個姐兒到時候一打扮,不知道多給咱府里長臉呢。”

    說完,看著余老夫人。

    眼皮子淺的,就知道惦記東西,余老夫人狠狠了一眼鄭氏。

    不過想想自家那些東西怎么比得上珍寶閣

    再說,錦丫頭這容貌還是該配上點好的首飾,說不定就得了那個貴人的青眼

    想到這,余老夫人清了清嗓子,說道“也是,正好趁機會挑幾個可心的,回頭讓珍珠去拿點銀子明天帶著。”

    “謝祖母。”

    “孫女謝過祖母。”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一個自然是顏如錦歡喜的聲音,另一個居然是顏如初。

    余老夫人不由瞪大了眼睛。

    她可是沒說給顏如初銀子呀

    顏如初無辜的眨眨眼“祖母,是不是我不能挑”

    說著,眼眶紅紅的,眼淚就要往下掉的樣子。

    余老夫人當著這么多人,能說不嗎

    她咬了咬牙根,臉上又轉成慈愛的笑容“說什么呢,祖母怎么能落了你,自然是你們姐倆都要挑的。”

    又吩咐榮嬤嬤到庫房尋一支百年老參送給寧老夫人。

    待從壽安堂告退出來,走的遠了,秦氏不由急道“阿初,你答應帶上錦丫頭干嘛,咱不差那點銀子,娘親明天給你備的足足的,想買什么買什么”

    娘親就是大氣

    如初笑瞇瞇的,摟住秦氏的胳膊,道“娘親,你想想祖母開口了,我們能推的了嗎與其等她生氣要我們帶上四妹妹,不如我們直接答應,你看,現在她要給銀子,可不就不好落下我嗎”

    “再說,四妹妹去得了去不了可還兩說呢。”

    “嗯這是什么意思”秦氏納悶,如初卻催促她道“天快黑了,阿嬤還得趕緊回去呢。”

    一句話,秦氏忙的忘記了要再說什么。

    余老夫人這邊卻是氣的直咬牙根,顏如初這個小賤人,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狡猾了。

    她還搭了一支百年老參,還有那么多銀子

    一晚上余老夫人又是生氣又是心疼銀子,捂著心口直叫疼,第二天,聽說秦氏和顏如初來請安,直接揮手打發她們走了。

    她不想見到她們,哎吆,不行,心口更疼了

    顏如初卻歡喜的跟著秦氏登上了馬車,重生以來她第一次去外祖家。

    顏如錦果然沒來,丫頭說早上一起來,顏如錦就肚疼難忍,起不了床。

    秦氏好奇的問如初,怎么知道顏如錦來不了,如初笑著道“我就是說說,誰知道四妹妹真來不了呢。”

    其實,如初知道顏如錦有個毛病,每次葵水來了,都肚疼難忍,而恰好今天就是。

    大夫人李氏將人送出門去,回房靠在榻上,秋嬤嬤給她揉著額頭,低聲勸道“夫人還是歇歇再去理事吧,昨夜您睡的晚。”

    李氏擺擺手,道“不用,你給我揉揉肩,哎呀,酸疼的厲害。”

    秋嬤嬤答應著,手上又稍微用了點勁。

    昨夜,聽聞秦氏要回侯府,她急忙安排車馬人手,又開了庫房,拿了好些禮品,一直忙到不早才回了屋子。

    屋里,顏貞和斜倚在榻上,早看了好一陣子書了,見她回來,問道“什么事匆匆忙忙的出去,這么晚才回來”

    李氏一邊接過丫頭遞過來的熱帕子擦了擦臉,卸了釵環,一邊說道“是二弟妹,明日要回忠勇侯府,找我要車來了,我又打發人準備好了禮品才回來。”

    “唔。”顏貞和不說話了。

    李氏坐在塌邊,推了推顏貞和“老爺,您說我們文哥兒的師傅到底如何,聽二弟妹那天說,忠勇侯的三爺也正在給忠勇侯世子尋師傅呢,秦三爺那樣的人物,尋的自然是好的。”

    顏貞和又翻了一頁書,說道“侯府世子尋師傅,不是為了科舉,我們文哥兒不合適,你還是別想了。”

    “可是,我看文哥兒最近功課很吃力,有次他還抱怨師傅說的不明白呢。”

    “哦”顏貞和放下書,聽到兒子的學業,他自然是重視的。

    想了想,他說道“改天我問問二弟,是否有合適的人選。”

    “哎,一切聽老爺的,二弟在翰林院,認識這樣的人多,還是央二弟給尋個好師傅吧。”李氏眉開眼笑的答應了。

    顏貞卿高中探花,后留任翰林院,現在已經是翰林院從四品的侍讀學士,顏貞和奮斗這么多年,也不過才五品的工部侍郎,何況翰林院是天子近臣,怎么能一樣不是有句話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內閣嗎

    何況顏貞卿又年輕有為。

    他們安遠伯府從老伯爺開始就開始衰落,即使大房以后繼承爵位,也要跟二房打好關系。何況,就憑著二房秦氏出身忠勇侯府,就更不能得罪,忠勇侯為當今圣上駐守北疆,很是得圣心,只有老夫人才那么傻,把好好的一個靠山給推走了。

    要說老夫人這眼界,嘖嘖,真是沒法說,俗話說娶妻要看出身呢,這小家小戶的,就是眼皮子淺。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