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五十六章 疑惑

第五十六章 疑惑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徐嬌在暖閣聽完了整件事,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徐俊“哥哥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母親,顏如初后面還有一個人打你了還有,你自己招惹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嗎讓我和母親跟著丟臉”

    “母親也是,”徐嬌又對著顏安然道“怎么不跟我商量,就貿然的用計策,還搞的這么拙劣”

    顏安然訕訕的“這不是事趕事,趕上了嗎要不然今天你哥哥的親事早訂好了。”

    “哼,您到想的簡單,我看未必。”徐嬌總覺得今天這幾件事都透著古怪,怎么就這么巧,顏安然提親,就有女子挺著肚子上門,而接著又有建南伯世子承認了打人,顏如初摘的干干凈凈

    不過,徐嬌想不通的是,顏如初或者秦氏怎么能指使得動建南伯世子或者是忠勇侯府出手了

    如果是這樣,想定下徐俊和顏如初的親事,那幾乎是不可能了,當然,今天這事經過之后,已經不可能了

    徐嬌頭疼的看著顏安然和徐俊,她自進京以來,費心經營的局面,一下子被這倆蠢貨打散了,顏如初也好,秦氏也好,她還要花幾倍的精力去補回來。

    徐俊也是,好好的去求學,還弄一個孩子回來,對了,還有一個文氏沒解決呢。

    徐嬌轉目,看向了縮在角落里的文氏。

    顏安然也想起了還有文氏這么一個問題,剛才都被建南伯世子給搞亂了。

    頭疼的看向文氏,顏安然沒好氣的說道“既然你懷了孩子,就留下吧。”

    文氏聞言,面露驚喜,忙磕頭道謝。

    “不能留在這里。”徐嬌冷冷的開口說道,輕移腳步,走到了文氏面前。

    “從芒山到京城,這么遠你是怎么找到這兒的,又是誰告訴你的”

    文氏有一瞬間的慌亂,然后低頭,聲音輕顫的說道“自俊郎走了之后,奴家日夜期盼,直到有一日發覺有了身孕”

    文氏聲音哽咽,抬起頭,眼底已盈滿淚珠“族中長老要將我沉塘,父親與我斷絕了關系,后來,后來母親才悄悄的托人將我送了出來,我記得俊郎曾說要進京科考,于是我一路上風餐露宿,只為一心找到俊郎,好一家團聚”

    “什么一家團聚,也不看看你的身份”顏安然一拍桌子,厲聲喝道。

    “是,是,”文氏嚇得渾身一抖,忙低了頭“奴家只是想有個依靠,奴家,奴家已經沒有家了”

    徐嬌還是覺得奇怪,一個弱女子千里迢迢的過來,還一找一個準

    徐俊卻心有不忍,忍不住開口“那個,那個先起來說話”

    徐嬌橫了一眼徐俊,他這個哥哥向來這樣,好,她也懶得管了,總歸他自己承認了。

    顏安然也橫了一眼徐俊,看徐俊縮了縮脖子,訕訕的笑,于是扭頭對著文氏警告“好了,一會兒我讓人帶你去找個房子住著,你給我安安心心的把孩子生下來,等俊哥兒成親后,我會給你個名分,倘若你膽敢招是生非,就算你懷了徐家的骨肉,我照樣不輕饒你。”

    文氏松了一口氣,忙上前道謝。

    顏姑娘說的對,這家最難對付的是徐嬌,沒想到,她一個姑娘家,連哥哥房里的事也插手,不過,以為把她送走就可以了么,他們也太小看了男人的自制力了,

    文氏回頭深情的看了徐俊一眼,然后眼含淚光,低眉順眼的跟著走了。

    徐嬌冷冷的看著徐俊“哥哥,你最好不好再去找她。”

    徐俊還沉浸在文氏深情的目光里,被徐嬌一說,嚇得機靈一下,看顏安然不滿的看過來,忙表態“我肯定不去的,母親,我還看書呢,我先走了。”

    說完,匆匆忙忙的跑遠了。

    顏安然又生氣又心疼,對徐嬌道“你也別老嚇唬你哥哥,你看給他嚇得,從小他就最怕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徐嬌撇撇嘴,沒說話,對于顏安然這種沒理由的偏心,她早習慣了。

    這邊秦氏拉著顏如初走了,暗衛就悄悄的回去向蕭睿稟報,蕭睿莫名覺得心里酸酸的,如果不是暗影送消息回來,他讓十年暗里挑撥著建南伯世子上門尋事,顏如初是不是就這樣被定給了一個紈绔子弟,那她這一生不就毀了嗎

    原來這姑娘在家里過的這么慘,就是嘴不饒人了一點兒

    默默的,蕭睿在心里給徐俊和顏安然等人劃了一個小圈圈。

    那個女子出現的也挺是時候的,蕭睿想起上一世似乎也有這么一件事在京城喧嚷了幾天,不過他只顧著自己事情,一聽而過,沒想到主人公居然是徐俊,還好,這下伯府認清了徐俊的真面目,想來再不能強行給顏如初定親了。

    隔天顏安然帶著徐俊,親自去給秦氏和顏如初賠不是,徐俊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口口聲聲說著自己不懂事,沒想到是建南伯世子下的黑手,冤枉了阿初妹妹,請秦氏和顏如初原諒他。

    秦氏嫌惡的撇開了臉,顏安然沒辦法,親自上前,溫溫順順的道歉,一口一個“二嫂”,叫的親切,如初在旁邊聽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顏安然說的口干舌燥,秦氏還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狠了狠心,顏安然提起裙子,就跪了下來“二嫂,你要是還生氣,就打我罵我,是我沒管好孩子,還聽風就是雨的,冤枉了初姐兒,我是真的很內疚。”

    秦氏嚇得趕緊邁步移到旁邊,拉起了顏安然。沒辦法,她就是吃軟不吃硬,見不得別人這樣求她。

    要說顏安然還真是能屈能伸,渾然忘了昨天盛氣凌人的嘴臉。

    送走了顏安然,秦氏有些心虛的看了如初一眼,又看了一眼。

    如初好笑的看向她“娘,我沒生氣,既然他們道歉了就算了,總不能真讓她跪在這兒吧,回頭祖母還不吃了咱倆”

    秦氏松了一口氣“娘也知道,娘這性子有點太軟弱了,她這么一跪吧,我就不忍心了,可是卻讓阿初你受委屈了。”

    如初搖了搖頭,抵在秦氏的懷里“娘今天很厲害,一直保護著我呢,只要有娘在身邊,我什么都不委屈。”

    其實她知道,這事有余老夫人在,就不可能把顏安然和徐俊怎么了,等顏貞卿回來,還是會接受顏安然他們的道歉,爹爹和娘親就是這樣善良的人,可惜,遇上的全是豺狼

    不過,經過了這一次的事,娘親對顏安然和徐嬌她們應該會有警惕心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