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七十五章 禁足

第七十五章 禁足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刑部尚書嚇得匍匐在地,冷汗直流。

    就說這是個苦差事,涉及到皇子,不能接手啊,看,一查就扯出一串。

    刑部尚書現在很羨慕京兆尹,早知道,那怕皇上治個調查不力的罪呢,頂多罰幾年俸祿,可是現在,知道這么多,會不會被滅口呀

    刑部尚書越想越害怕,而皇上氣的在他面前走來走去,他恨不得就這樣暈過去得了。

    終于,皇上停止了走動,一掀衣角,坐到了龍椅上。

    “印章呢,拿過來”

    “是。”刑部尚書急忙將搜到的印章獻上。

    皇上翻看了一遍,果然是老三的,他攥緊了印章,冷聲說道“那個被活捉的人,是不是也咬毒身亡了”

    刑部尚書“嗯”

    抬頭觸到皇上冷硬的目光,忙磕頭道“是,是,也咬毒自盡了,這兩個人是一伙兒的,預備劫獄未成,雙雙自盡。”

    皇上聞言,點頭道“好,山東土匪膽大妄為,竟敢刺殺太子,刺殺不成又藐視皇威,意圖劫獄,朕命令威遠伯率軍三千,給朕蕩平山東土匪余孽”

    李公公答應一聲,下去傳旨了。

    “刑部尚書”皇上繼續說。

    “臣在。”

    “刑部尚書失職,犯人看管不力,致山東余孽進入刑部大牢劫獄,著禁足半月,罰俸一年,以儆效尤”

    “臣,謝主隆恩。”刑部尚書急忙匍匐拜謝。

    這是真心的呀,還以為項上人頭保不住了,幸好,幸好

    刑部尚書擦了擦額頭的汗,邁著虛弱的步伐出了宮。

    一眾宮人悄悄議論,“看,被皇上罵了吧”

    “就是,唉唉,誰讓他看管不力呢,那可是刺殺太子的人,就這樣死了,不罰他罰誰”

    誰都沒想到,刑部尚書在死亡的邊緣走了一圈,這時候,他的心情是無比舒暢啊。

    早朝上,皇上對此事做了總結,表明決心,定要蕩平土匪,以正皇威。

    同時,著太子傷愈后,到吏部歷練,這可是皇子們第一次派差事,以往都只是朝堂上聽差。

    太子一系興高采烈,而三皇子一派,在幾日后三皇子因功課太差勁被皇上禁足,而越發的萎靡。

    鄭貴妃在宮里大發雷霆“怎么回事不是說萬無一失嗎那么大一個印章,是生怕別人發現不了嗎”

    蕭鐸灰頭土臉的道“母妃,不是我們派去的人,我們的人還沒出手呢,那個活口就死了。”

    “什么”鄭貴妃驚詫,轉而明白過來“沒想到呀,沒想到,我們到底還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裳,哼,那邊這一手玩的倒是挺溜。”

    蕭鐸無精打采的倚在桌子上,父皇雖然沒有說明,可是禁足就是給他的懲罰。

    鄭貴妃嘆了一口氣,安慰蕭鐸“鐸兒,不要這樣,有母妃呢,母妃一定想辦法,讓你父皇早日給你解了禁足的。”

    蕭鐸點頭,算是答應了。

    “這段時間,你就是裝也要給我裝出個認錯的樣子來,那些個狐媚子都給我離遠點”鄭貴妃不放心的叮囑。

    “還有,”鄭貴妃緩緩的道“好好查一查,你身邊的人”

    蕭鐸一凜,忙站起身告退,匆匆出去了。

    瑯華殿。

    蕭恒自鄭貴妃將她禁足后,就一直關在屋子里哭泣,飯也沒吃過一口。

    南杏低聲喊著她,急的直跺腳。

    “滾,”屋子里傳出蕭恒咆哮的聲音,伴之而來的是摔碎瓷器的聲音。

    南杏沒辦法,咬了咬牙,繼續拍門。

    “公主,快開門吧,再不吃飯就要餓壞的呀。”

    鄭貴妃已經問了幾次了,再不能想辦法讓公主吃東西,她就要被拉去剁碎了喂狗了。

    小宮女的身軀抖了抖,加快了擺飯的速度。

    前兩天她突然被鄭貴妃身邊的念珠姑姑叫了過去,結果沒想到,等待她的是一頓宮里的暗刑,她受不住招了。

    其實,她也是故意忍受不住招供的,再跟著四公主這樣一趟一趟的跑偏殿,鄭貴妃遲早會察覺的,真等到有事發生,那個時候她就真的小命不保了。

    “公主,公主,您快開開門吧。”

    南杏把耳朵貼在門上,里面一點聲音都沒有。

    南杏嚇得心慌“公主,公主。”

    還是沒有動靜,怎么辦,怎么辦南杏急得在門口轉圈圈。

    沒辦法了,南杏跺了跺腳,往四周悄悄看了看,然后趴在門口低聲說道“公主,公主,您快開門吧,聽說顏大人要出宮了。”

    “什么”蕭恒一把拉開門,不相信的問道。

    只見她頭發披散著,眼睛紅腫,形容憔悴,身后一地的碎片。

    南杏忙把她拉到桌子旁邊“公主,聽說顏大人已經能移動了,這不也快過年了嗎他們要出宮回家了。”

    “這么快就要出宮了嗎”蕭恒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

    “公主,您快吃點東西吧,別顏大人身體好了,回頭您自己再餓壞了。”南杏苦口婆心的勸著。

    蕭恒擦擦眼淚,目光灼灼的看向南杏“你說的對,南杏,一會兒吃完飯,你陪我去看看他。”

    額

    南杏想哭,我似乎給自己挖了一個更大的坑。

    “可是,公主,貴妃娘娘不允許你出門”硬著頭皮,南杏輕聲說道。

    蕭恒柳眉一豎“你是聽本公主的,還是聽我母妃的”

    南杏

    似乎看到了自己不日被喂狗的慘樣,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

    蕭恒兩天沒有進食了,渾身無力,南杏也只敢讓她喝點粥,吃點清淡的,等蕭恒一陣龍卷風般的吃完東西,桌子上的食物已經所剩無幾了。

    打了一個飽隔,蕭恒道“我們走。”

    “可是,門口有貴妃娘娘的人看著,我們出不去的,公主。”南杏試圖做最后的掙扎。

    蕭恒冷笑一聲,她母妃還真是對她好呀,居然還派人監視她

    屋子里轉了一圈,蕭恒突然瞄上了南杏“你,過來,把你衣服給我。”

    南杏“啊”

    沒一會兒,穿著公主衣服的南杏,渾身抖抖索索的被蕭恒推到了榻上。

    蕭恒又給她蓋上了厚厚的被子,拉下了簾子,看著偽裝的差不多了,沖著外面喊到“好了,你退下吧,本公主要睡一會兒,任何人不準打擾。”

    然后又模仿南杏的聲音答道“是,公主,您好好休息,奴婢告退。”

    隨后,門吱呀一聲關上了,穿著南杏宮女服的蕭恒,低頭疾步走了出去。

    門口“監視”的兩個宮女,并未發覺,此時心里還暗暗松了一口氣,這公主可算是正常了些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