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九十三章 好羨慕

第九十三章 好羨慕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眾人紛紛起身,跟在皇上后面來到了御花園。

    夜晚的御花園,卻照的如同白晝,樹上,假山上,亭臺樓閣都掛滿了各式各樣的花燈,有龍燈、獅子燈、嫦娥奔月燈、天女散花燈、玉兔搗藥燈、猴子撈月燈、孫悟空大鬧天宮燈等等。

    還有美人燈,南瓜燈,當然最多的是各種花形狀的燈,曇花燈,芙蓉燈,牡丹吐蕊燈,最妙的是御河中錯落有致的荷花燈,仿佛真的是開在河中一般。

    眾人結伴隨著人群移動,慢慢欣賞著這滿園的花燈。

    如初和秦氏說了一聲,然后跟著安馨縣主和秦雪瑩秦雪琳幾個人一起轉悠。

    等到累了,幾個人坐在旁邊亭子里喝茶,吃著點心。

    突然,前面傳來驚叫聲“有刺客,抓刺客”

    人群紛紛后移,場面一時有些慌亂。

    只見一個黑影踏著人群,飛身而來,后面跟著侍衛涌了過來。

    來到如初她們待的亭子外面,黑衣人被侍衛追上,只好停下來,揮舞著劍迎了上去。

    黑衣人武功似乎極高,幾個侍衛都掛了彩,可是奈何侍衛人多,漸漸的,黑衣人開始體力不支,肩頭中了一劍,血沒一會兒就染紅了衣服。

    侍衛長向同伴們招呼“他不行了,抓活的”

    黑衣人聽聞,發狠的又提劍上前,一輪爭斗下來,黑衣人身上再次中了一劍。

    侍衛們慢慢的圍了上來,包圍圈逐漸的縮小。

    黑衣人以劍支地,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突然,他站起身來,牙齒一咬,然后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侍衛長一驚,急忙上前查看,看到他嘴邊留下的黑血,“嘿”了一聲,飛身向皇上去稟報了。

    如初她們幾個人抱在一起,躲在了桌子下面,此時才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后背已經濕透了。

    幾名御醫背著藥箱子,急匆匆的奔了過去。

    “有人受傷了”幾個人頓時一驚,掙扎著站起來,相互攙扶著,急忙擠著上前尋找家人。

    前面人群里,皇上黑著臉,周身的氣壓低的能瞬間凍死人。

    地上,三皇子蕭鐸抱著一名女子的頭,焦急的大喊“御醫,御醫,趕緊救她”

    赫然正是顏如玉

    她腹部中劍,血已經染紅了衣衫。

    余老夫人和秦氏等人圍在一邊,焦急的觀望。

    如初上前握住了秦氏的手,小聲的問“娘,這是怎么回事”

    秦氏看到如初,眼中的焦急去了一些“阿初,你沒事吧,娘到處找不到你。”

    如初緊緊握了握秦氏的手“我沒事,娘。”

    “那就好,先看如玉吧。”

    “嗯。”如初乖巧的靠在了秦氏身邊,她的腿到現在都還發軟。

    “血止住了,趕緊把人抬回屋子。”

    御醫們好容易止住了血,擦著頭上的冷汗說道。

    皇上這才開口“趕緊送到最近的宮殿醫治,務必給朕治活她”

    “是。”御醫們答應了,跟著走了,李氏猶豫了一下,屈膝行禮,也跟了上前。

    三皇子一身的血,紅著眼看向皇上。

    “到大殿”皇上沉著臉,吩咐道。

    眾人不敢怠慢,一路屏息跟了上去。

    大殿里燈火明亮,似乎驅散了御花園的寒意。

    皇上臉色陰沉,坐在龍椅上,冷冷的開口“誰能給朕說說,皇宮大內居然有刺客出沒,接連刺殺朕的皇兒,這是怎么一回事嗯如果不是顏家姑娘相救,那遇刺的是不是就成了三皇子”

    眾人

    雖然現在這樣的場合不合適,可是好羨慕顏家,先是顏貞卿救了太子,現在顏家姑娘又救了三皇子

    這,這是走了什么狗屎運了呀

    “侍衛長,刺客呢,怎么回事”

    皇上拍著龍椅,高聲喝道。

    聽到傳喚,侍衛長急忙從外面跑了進來,單膝跪地“啟稟皇上,刺客已咬毒自盡,身上無任何能說明身份的東西,武功高強,看樣子像是死士。”

    又是死士皇上聞言心里震驚。

    “現已封鎖宮門,挨個搜查,暫時沒有發現異常,有可能是單人作戰。”

    “好,繼續搜查,一個地方也不能放過。”

    “是”侍衛長領命退了下去。

    皇上掃了一眼四周,跟皇后說道“你去后宮,記住,務必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是,臣妾遵旨。”皇后領命也匆匆走了。

    “鐸兒和內閣,刑部尚書留下,其他人到偏殿休息吧。”皇上疲憊的揮揮手。

    好好的一個元宵節,就這樣毀了。

    刑部尚書眼巴巴的瞅著退出去的人群,內心淚流,好想跟他們一樣退出去

    上次一個刺殺太子,小命差點不保,現在又來一個刺殺三皇子,唉,皇宮出事多,今年刺殺特別多

    “刑部尚書,說說吧。”

    只剩下幾個人,皇上開口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刑部尚書從里面聽出了涼意。

    “回皇上,從現場看,刺客似乎對宮里地形熟悉,目標似乎,也比較明確,像是直接沖著三皇子殿下去的。”

    雖然比較難開口,不過刑部尚書琢磨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往直白了說。

    反正不能跟上次一樣,只有自己個兒知道內幕了。

    內閣首輔躬身道“老臣想刺客孤身一人出現,直奔殿下,敢問三皇子殿下,最近可有得罪了什么人或者有什么事引起旁人不滿呢”

    刑部尚書心里一跳,首輔大人您可真敢開口說。

    果然,首輔一開口,皇上和三皇子的臉色都沉了下去。

    三皇子抬頭看向皇上“父皇,您是知道兒子的,平日里以父皇為榜樣,謙和大度,從不與人結怨的,只”

    三皇子說了一半,有些難過,紅了眼圈低下了頭。

    首輔等幾人感慨三皇子這拍馬屁的格局,我們幾個打馬也追不上呀。

    不過,您剩下的半句是啥呀真是讓人好奇。

    好在,幾位也是人精,知道好奇害死貓,于是,首輔率領幾個人道“老臣等下去查看一下刺客的情況。”

    皇上揮了揮手,同意了。

    幾個人一退出去,蕭鐸就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聲音哽咽的道“父皇,兒子是真的知道錯了,兒子認真反省了,再也沒有做過對不起太子的事了,可是,可是,太子他”

    蕭鐸已泣不成聲。

    “兒子,差點,差點就見不到父皇了”

    蕭鐸膝行著上前抱住了皇上的腿,痛哭流涕。

    皇上本就寵著蕭鐸,如今見他這樣,只覺得心酸又惱怒,一拍桌子“朕都已經罰了你了,他還要怎樣”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