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零二章 爭吵

第一百零二章 爭吵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放心了,放心了,您是替哥哥放心了吧”蕭恒卻轉過頭,冷冷的看著鄭貴妃。

    “您不就是要我跟那個沐元白結婚,好把寧遠侯府綁上哥哥的船嗎您還說為我好,您的心都偏的沒邊了,這樣打著為我好的旗號,您不覺得難受嗎”

    鄭貴妃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蕭恒,冷漠,疏遠,憤恨,仿佛變了一個人。

    “恒兒,你,你就是這么看你的母親嗎”鄭貴妃顫抖著雙唇,不相信的反問。

    “難道不是嗎你敢說不是為了三哥嗎”

    “可是,只有你三哥好,我們才能好,母妃有錯嗎”

    蕭恒定定的瞅著滿眼哀怨的鄭貴妃,只覺得心里有什么“呼啦”一下子崩塌了,整個世界仿佛突然變暗了,她的心也像被一只手緊緊的攥住,透不過氣來。

    是的,她們都沒錯,可是她想要自己的愛情有錯嗎

    緩緩的站起身來,蕭恒屈膝向鄭貴妃行了一禮,轉身走了出去。

    自始至終,面無表情,一言未發。

    鄭貴妃心里也難受的很,她以為經過這么多天,蕭恒應該想通了。

    撇開聯姻助力不說,難道一個青年才俊比不上一個有婦之夫嗎這樣丟皇家臉面的事,皇上會答應嗎

    鄭貴妃索性不再理會蕭恒,年輕的時候,永遠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的,愛情不可阻擋,可是慢慢的就會發現,愛情這個東西,看不到摸不著,也靠不住

    重新梳洗,又換了一身衣服,鄭貴妃起身去見皇上。

    隆慶殿。

    皇上日常批閱奏折和休憩的地方。

    小公公進去通稟以后,將鄭貴妃引到了后殿。

    只見里面煙霧繚繞,除了文昭帝,還有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端坐在鋪團上,嘴里念念有詞,面前是一尊小藥爐。

    旁邊侍立著一位年輕的小道士,容貌清秀,正拿著蒲扇,仔細的的扇著風,空氣里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愛妃來的正好,仙長的丹藥快要練好了。”

    一進來,文昭帝就興奮的沖著鄭貴妃說道。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鄭貴妃幾步上前,也跟著喜氣盈腮,說完,柔柔的靠在文昭帝身邊,靜靜的等候。

    沒過一會兒,只見整個丹藥爐顫動著“嗡嗡”作響,壺頂揭開,一股白氣噴了出來,道長伸手一抓,掌心中靜靜的躺著兩枚藥丸。

    道長將丹藥放進一個小巧精致的錦盒中,轉身交給旁邊的年輕道士,奉給了文昭帝。

    文昭帝大喜,接了過來,輕輕一嗅,只覺得清香撲鼻。

    “仙長,今日的丹藥似乎更為清香”

    道長捋了捋胡子,道“成丹之時,恰有貴人攜來雨露,丹藥自然更為清澈。”

    鄭貴妃滿面驚訝,而文昭帝卻滿臉喜悅的看向鄭貴妃“愛妃果然是福澤深厚,來,你我一同享用仙丹。”

    說著,拿起一顆丹藥送到了鄭貴妃的面前。

    鄭貴妃微笑的臉頓時有了一絲皸裂,遲疑著伸手接過丹藥。

    “慢著”

    道長突然開口“此乃皇上龍筋壯骨之丹藥,女子不可食用,待改日貧道練就雌雄雙丹,兩位再一起服用才好。”

    鄭貴妃瞟了一眼道長,忙將丹藥遞給了文昭帝“既如此,還是請皇上享用吧。”

    文昭帝接了過來,哈哈大笑“那朕就不客氣了。”

    說完,一口吞下了丹藥,只覺得丹田處升騰起一股熱氣,四肢百骸漸漸充盈,臉色紅潤,渾身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

    “哈哈,今日這丹藥,效果果然不錯,愛妃功勞甚大。”

    說完,又叮囑道長“仙長切莫忘了練就雌雄雙丹,待我與貴妃同食”

    道長“唔”了一聲,算是答應了下來。

    文昭帝此時只覺得異常興奮,抱著鄭貴妃的手,都有點顫抖。

    道長高深莫測的看了一下文昭帝,開口告退。

    年輕道士收拾了丹藥爐,跟在了道長身后,臨出門,扭頭看看文昭帝異常紅潤的臉龐,眼里閃過一道精光。

    待兩人一退下,文昭帝就迫不及待的摟著鄭貴妃,低頭湊在她的耳邊“愛妃今日熏得香,格外誘人”

    鄭貴妃“格格”的笑,推了一把文昭帝,道“皇上,等一下,臣妾今日不舒服呢,臣妾為您傳虞美人過來”

    虞美人正是文昭帝最近新封的小鮮花中的一朵。

    文昭帝遺憾的松開了鄭貴妃,連聲催促“那愛妃快去。”

    鄭貴妃笑著告退,果然,沒一會兒,虞美人款步走了進來,嬌滴滴的屈膝行禮“皇上”

    江南特有的蘇蘇的嗓音,含水的眼眸,瞬間就把文昭帝融化了,喧嘩笑語一直到了半夜才歇。

    鄭貴妃聽聞,只玩味的勾起了唇角,倒是她身邊的掌事宮女忍不住抱怨“皇上也是,娘娘您都巴巴的給皇上送點心去了,還宣了那個虞美人,也不知道虞美人使了什么手段,迷的皇上五迷三道的。”

    “住嘴”

    正在修剪花枝的鄭貴妃,一扔手里的金剪子,厲聲喝道。

    掌事宮女自知失言,忙閉了口,跪下請罪。

    鄭貴妃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花塵,道了一句“扔了吧。”就轉身后殿里了。

    掌事宮女后怕的看了一下剪禿了的花枝,忙起身端了出去。

    后背已經被冷汗濕透了。

    皇后宮里,木槿姑姑也在說這件事。

    “聽說昨兒個夜里,那邊鬧騰到半夜,皇上最近已經不是一兩次這樣了,這樣下去,身體也會搞壞的”

    皇后冷笑出聲“可是,姑姑你看,我能管的了嗎皇上半月不來我這一次,我說的話他又何時聽過。”

    “再說,那位倒是也去了,不也被趕出來了嗎”

    木槿姑姑嘆了一口氣,低聲道“皇上近兩年,確實有些不像話了,最近更是荒唐,奴婢聽說,皇上似乎在服什么丹藥,娘娘,這”

    皇后望著窗外已經漸漸綠起來的梧桐樹,輕聲道“又是一年春歸處,木槿,你看,梧桐樹又快開花了,我現在只想著,太子能早日安穩的登基,了了這一樁心事,從此天寬地闊。”

    皇后扭頭看著木槿,身后斑駁的花樹襯得她眼神明亮又溫暖。

    如初到底又陪著秦氏去了一趟丁神醫那里,請他為秦氏仔細診了脈,確認無事之后,才放下心來。

    “丁爺爺,您說我娘這樣的情況,真的是因為食物不新鮮引起的嗎”

    如初還是覺得奇怪。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