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成為好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成為好友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王夫人嘆息一聲,只覺得心里難受,她上前抱住了王妤,輕輕的拍著她的后背。

    王妤再掩飾,她也看到了她笑容背后的哀傷,沒有那個女孩子遇上這樣的事,能依然淡定,就算是她自己,也做不到她這樣冷靜。

    “夫人,夫人,威遠伯夫人來了!”丫鬟突然跑了進來,興奮的通稟。

    她們都喜歡溫溫柔柔的表小姐呢,表小姐受了委屈,她們也跟著難過。

    “真的?那,那威遠伯夫人可說是為什么而來?”王夫人驚喜的站起身來,問完卻又笑道“看我,自是為了這件事。”

    “妤兒,姑母前頭去看看去。”王夫人拍了拍王妤的后背,臉上是止不住的笑容“好孩子,能來就是好事。”

    王妤也忍不住微微紅了臉,低頭蚊蚋一般的低聲答應了。

    花廳里,丫鬟們上了香茶,就退至一旁。

    威遠伯夫人打量了一下四周,低調而不失貴重的布置,瞧著就讓人舒服。

    丫鬟仆人訓練有素,輕聲細語,熱情又禮貌。

    威遠伯夫人忍不住點了點頭。

    剛啜了一口熱茶,王夫人笑著走了進來。

    “沒想到威遠伯夫人登門,寒舍真是蓬蓽生輝,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威遠伯夫人放下茶杯,站起身,屈膝還禮,笑道“沒有給夫人下個帖子,是我的不是了,不過此事宜早不宜遲,還請夫人恕我唐突。”

    王夫人頓時眉眼舒展開來,拉著威遠伯夫人坐了下來。

    “哪里?夫人能來,我是高興還來不及呢。”

    威遠伯夫人抿嘴笑了笑。

    “王夫人,我這人是個直性子,說話有不得當的,還請夫人見諒。昨日之事,想來夫人早已知曉,今天我來,就是替我那不爭氣的兒子求親來了,夫人的侄女蕙質蘭心,我家兒子那可是高攀了,不知夫人意下如何?或者,需要與安陽那邊去個信商量商量?”

    王夫人聽完,心里的石頭落了地。

    緊緊的拉住了威遠伯夫人的手“徐夫人,高攀一說,才是我應該說的,貴公子英武俊郎,至純至善,那是難得的好兒郎。而且,救了我們妤姐兒兩次,可見兩個孩子緣分天注定,這件事我就做主了,以后南哥兒那就是我們府上的貴客。”

    威遠伯夫人笑道“可當不得夫人如此夸獎,聽說王姑娘落水身體還未大好?不如,夫人陪我去看看。”

    “好,好,夫人請。”王夫人心知肚明,歡喜的道,又吩咐人去通知王妤。

    等到威遠伯夫人回到府里,已近正午。

    她先去了溫南的院子,可是小廝卻告知她,公子在練武場。

    徐氏又匆匆去了練武場。

    溫南正在場中央揮舞著一桿長槍,銀色的槍頭在陽光的照耀下,晃的眼生疼。

    溫晗蹲在練武場邊,正玩著地上的沙土,看到徐氏,溫晗蹦跳著起來“娘,您可回來了,哥哥都在這兩個時辰沒停了。”

    溫晗不敢大聲,以手半遮,湊到徐氏的耳朵旁嘀咕。

    徐氏嘆了一口氣,到底是上前叫住了溫南。

    “南哥兒,你若后悔,娘……”

    “娘。”溫南打斷了徐氏的話,擦了一把額頭的汗“已經說定了嗎?”

    徐氏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王妤她也見了,端莊大方,溫柔知禮,女孩子還不錯。

    可是,南哥兒心儀的一直是顏如初,徐氏知道,若不是南哥兒想要親自確定顏如初的心意,大概,現在她已經請媒人去安遠伯府提親了。

    “那就好,娘,您放心,兒子沒事。”溫南嘴角現出一片笑容,徐氏卻覺得莫名的心酸。

    溫晗早已紅了眼眶,扯著溫南的衣袖,心疼的看著溫南。

    溫南笑了起來,拍了拍溫晗的頭,道“我這衣服料子可貴,你若再扯我的袖子擦鼻涕,我可找你要銀子了。”

    溫晗被逗得破涕而笑,嗔怪的道“娘,您看,哥哥最壞了。”

    徐氏拉著溫晗就要離開“好了,好了,我還不知道你,整日都是你欺負你哥哥。”

    又叮囑溫南“再練一會兒,就回來吃飯。”

    溫南點頭應了。

    溫晗被徐氏扯著一邊走,一邊抱怨“娘又偏心,我不依……”

    “不依呀,那也行,午飯做了獅子滾繡球。”

    “什么?娘,您老人家怎么這么好,簡直了,好的不得了。”

    “我老人家?”

    “哦,不是,不是,娘最年輕漂亮……”

    溫南佇立在練武場邊,一直看著徐氏和溫晗走遠,嘴角噙著一抹微笑。

    這樣,或許也好……

    阿初,愿你可以找到你的幸福。

    溫南又走回練武場,甩開手中的銀槍練了起來。

    腦海中卻是蕭睿躲開四公主的鞭子,抱著如初的風流瀟灑的背影。

    還有泗河岸邊相對而立的莫名和諧的兩個身影。

    落花流水雙飛燕,他年何須待歸還……

    如初登門的消息,是在徐氏走后不久。

    王妤提著裙角,疾步迎了出來。

    她莫名的對顏如初有好感,仿佛已認識了多年的好友。

    “顏姑娘。”

    青石小徑盡頭,王妤揚起笑容喊道。

    “王姑娘,身體可大好了?”如初忙笑著迎了上去,仔細打量。

    王妤肌膚瑩白,杏眼桃腮,眼若寶石一般熠熠發光。

    “看王姑娘氣色,應該是無礙了。”

    王妤抿嘴笑道“還要多謝顏姑娘送來的祛寒丸,效果太好了。”

    兩個人相攜著往王妤的院子走去,一路上相談甚歡,反把領路的安一楠扔在了后面。

    安一楠抿著嘴笑“要我說,什么王姑娘,顏姑娘的,表姐最大,我們都喚做王姐姐,我最小,該喚顏姐姐,這樣豈不更好?”

    “表妹說的是,合該這樣,那我就托大,喊一聲顏妹妹了。”

    王妤很開心,這是她來京都認識的第一位朋友。

    如初今天過來本是為了感謝那一天王妤的舍身相救,沒想到,兩個人竟這樣熱情。

    不到半天的時間,安一楠拉著如初的衣袖開始依依不舍,倒將王夫人驚訝極了。

    聽說,這位顏姑娘可是嬌縱的主兒,這是怎么將她家這兩位給收服了?

    國子監祭酒斜了自己夫人一眼“都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夫人怎么還比不得我家那兩個丫頭?”

    “就你知道?”王夫人伸手揪住國子監祭酒的胡須,威脅的眼神看著他。

    國子監祭酒一邊喊疼,一邊后仰著身子,伸手將自己的胡須解救出來。

    “好了,好了,兩個孩子有朋友,不是好事嗎?你倒是擔心這擔心那的。”

    “我不是怕她們好容易得一個朋友,不得了解清楚呀?”王夫人賭氣扭過了身子。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