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智斗

第一百二十七章 智斗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顏安然撇撇嘴“就怕您是好心,人家反倒覺得多余呢。”

    話音剛落,珍珠進來通報“二夫人和三姑娘來了。”

    顏安然一副“您看,怎么樣?”的表情,看向余老夫人。

    她就知道,秦氏怎么可能忍得住。

    余老夫人臉色沉了沉,吩咐道“讓她們進來。”

    秦氏和如初聽到召喚,掀簾走了進來。

    “給老夫人請安。”

    “給祖母請安,給姑母請安。”

    余老夫人看了看秦氏挺著的肚子,忍了忍,說道“好了,坐吧,有什么事?”

    秦氏穩穩的坐了下來,才看向余老夫人“來這是想跟老夫人商議一下,我們老爺過兩日就要上任去了,這人手什么的也是該帶著點的。”

    余老夫人一聽,臉上有了笑模樣,端起茶杯,瞟了一眼顏安然,然后輕輕啜了一口,問道“哦,是呀,你是什么想法,都安排好了嗎?”

    秦氏微微笑著“老爺貼身伺候的小廝、侍候的丫頭自是要帶著,另外我還想老爺帶上兩房人,畢竟衙門事多,老爺還是需要趁手的人使喚。”

    “唔,說的是,人手你看著安排就好了。”余老夫人很滿意。

    放下茶杯,接著說道“不過,你如今身子笨重,不方便跟著過去,怎么也得有人照顧老二,我讓人去將秋娘接了過來,到時候也好讓她跟著過去,畢竟是自己人,我也放心不是?”

    余老夫人看向秦氏,忍不住點了點頭,秦氏如今懷了身子,反而懂事了許多,已經好久沒有頂撞她了。

    到時候秋娘再跟著老二生個一男半女的,那日子可就美妙多了,余老夫人美滋滋的想著。

    秦氏果然沒有生氣,卻忍不住捂著嘴,驚訝的道“這,老夫人想的真是周到,不過,我已經定了人選的,老爺也同意了。”

    “恩?定了誰?”老夫人臉上的笑容凝住了。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我身邊的鵝黃了。”秦氏笑著說道。

    又推了推鵝黃“快,還不向老夫人磕頭。”

    鵝黃愣愣的站在旁邊,臉色煞白。

    這,她怎么沒聽秦氏提起過呢,她……

    咬了咬嘴唇,鵝黃到底還是跪了下來“鵝黃給老夫人請安。”

    秦氏又笑著拉起鵝黃“老夫人,我這段時間可是全憑著鵝黃照顧,老爺開口的時候,我還不愿意呢,不過,能有鵝黃跟著去,我也放心不是?”

    一樣的話,秦氏又笑瞇瞇的還給了余老夫人。

    鵝黃低著頭,侍立在旁邊,眾人都以為是害羞。

    鵝黃卻死死攥緊了手中的帕子,心里生疼,原來,是老爺開口要她了,難怪夫人同意了,可是,可是夫人和老爺不是伉儷情深嗎?

    鵝黃忍不住腦海中浮現出另一個人的影子……

    顏安然在旁邊冷眼看著,心里忍不住冷哼,這秦氏越來越奸詐了,就知道母親是斗不過她的,母親也是,剛才自己都提醒她了,偏她覺得自己了不起的很。

    余老夫人有些不滿“那可是秋娘怎么辦?我已經讓人去叫了。”

    “祖母,是說到現在都沒有嫁出去的秋姑姑嗎?”如初在旁邊,一臉茫然的問道。

    余老夫人臉上的難堪一閃而過,斥道“小孩子知道什么?你秋姑姑容顏出色,自是要好好挑選一番。”

    如初恍然大悟一般“哦……那祖母是要給秋姑姑找婆家嗎?”

    余老夫人一頓“也不是不可以,小孩子家家的,別管這些。”

    秦氏卻笑著道“老夫人,阿初雖是小兒語,卻也有些道理,再不濟老夫人想侄女了,接過來看看也是好的。”

    余老夫人卻滿心氣憤,怒聲說道“秦氏,你少裝蒜,哼,別以為把你身邊的人給了老二就算了,我告訴你,這件事,沒得商量,人我已經接來了,回頭就給老二送去。”

    秦氏氣結,就沒見過這么不講理的老太太,懷了孕以后她的脾氣也暴躁起來,聞言,卻是“噌”的站了起來。

    “老夫人,人是你接來的,那你就自己用著,我們老爺不需要!”

    “你,你放肆!來人,給我問問,秋娘來了沒有,今晚我就給他們圓房!”余老夫人氣的拍著桌子大喊,顧不得還有如初在場。

    這個秦氏,又開始了!她受不了了,這幾個月她是忍了又忍,這次的事明明是她占理,就不信了,忠勇侯府來了,也不能有話說!

    秦氏瞪著余老夫人,胸脯起伏,冷聲道“老夫人,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余老夫人才要拍桌子教訓秦氏,只見秦氏忽然軟軟的倒了下去。

    “娘!娘,您怎么了?”如初沖上前去,抱著秦氏,大聲哭喊。

    余老夫人嚇了一跳,剩下的話噎了回去,張著手,不知所措的站在那。

    顏安然也被嚇了一跳,正看著好戲呢,秦氏這,這不是被氣的動了胎氣了吧?

    “快,快,那個初姐兒,快給你娘看看。”

    現在伯府都知道如初略懂醫術,所以顏安然首先喊出了聲,別回頭真出了事,她也在旁邊,到時候怎么跟二哥交代?

    想想顏貞卿發火的樣子,顏安然就有些后悔待著這里,戲沒看成,反倒惹了一身腥。

    余老夫人也反應了過來,急忙湊過來查看。

    “那個,初姐兒,你娘怎么樣了?”余老夫人看著把脈的如初,小心翼翼的問道。

    如初沒有理她,仔細把了脈,又拿出一個青花小瓷瓶,放在秦氏鼻子下嗅了嗅才說道“祖母,我母親如今身子弱,可是受不得刺激的。”

    余老夫人瞪了瞪眼睛,又不甘心的將嘴邊的話咽了進去。

    秦氏就在眾人的注視下,悠悠的轉醒了。

    “我,我這是怎么了?”秦氏虛弱的開口,問道。

    “娘,您又暈倒了呢。”如初邊答應,邊示意榮嬤嬤和鵝黃,幫著將秦氏扶著坐在了椅子上。

    “哦,對了,我又暈了。”秦氏滿眼幽怨的看向了余老夫人。

    咳咳,余老夫人避開了她的眼睛,無奈的坐回了座位上“那個,鵝黃也不錯,嗯,能照顧好老二就行。”

    秦氏聞言,掙扎著就要站起來謝過余老夫人,卻被余老夫人攔住了。

    “好了,好了,免得你再暈倒。”

    秦氏卻滿面笑容,輕輕捏了捏如初的手,開口道“那就多謝老夫人體恤了。”

    余老夫人翻了一個白眼,心里卻氣血翻涌。

    這個秦氏,就會拿肚子里的孩子要挾,看到時候孩子生出來,還不得一切在我掌心,哼。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