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賣身契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賣身契呢?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哎,在我掌心?余老夫人突然福至心靈。

    “秦氏,你的身體這么虛弱,鵝黃又給了老二,你身邊伺候的人可就少了,這樣吧,你看我身邊這幾個丫頭,那個順眼,你領回去,也算替我老婆子安安心。”

    額,秦氏有些蒙,扭頭看向了如初。

    怎么辦?剛才沒商量這啊?

    如初卻向秦氏使了一個眼色,接過余老夫人的話來“祖母,您對我娘真好,誰不知道祖母身邊的姐姐教導的好,如今給了我娘,那我娘可是不還的。”

    余老夫人笑瞇了眼“初姐兒就是懂事。”

    顏安然也捂嘴笑道“二嫂,母親對你可是真好,當初我想討一個丫頭,母親還舍不得呢。”

    哼哼,余老夫人這招,她還能不懂?要說,她要是余老夫人,早就用這招了,還容得下秦氏蹦跶這么多年?

    秦氏雖不知道如初葫蘆里買的什么藥,不過還是配合著,苦著臉答應了下來。

    余老夫人為了裝作大度,將她身邊的四個丫頭,珍珠、瓔珞、琉璃、翡翠都叫了過來。

    “秦氏,你看著挑吧。”

    四個丫頭一排溜的站著,心里都在打鼓。

    秦氏從四個人面前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

    這,挑那個?

    如初笑著上前“娘,不如就琉璃姐姐好不好,琉璃姐姐常去我們院子,也熟悉。”

    琉璃聞言,心里歡喜異常,臉上不覺就帶了出來,誰不知道余老夫人的意思,去了二房那以后怎么也是個姨娘主子的命了,何況二老爺英俊瀟灑,溫潤儒雅,再好不過了……

    琉璃上前一步,就要行禮。

    余老夫人卻開口阻止“哎,琉璃性子太過毛躁,我怕她照顧不好你。”

    琉璃邁出去的步子一頓,心里頓時如墜冰窖,老夫人這是懷疑她了,可是天地良心,她也不知道秦氏為什么選她?

    如初皺了皺眉,又望向了翡翠,斜眼悄悄瞅了一眼余老夫人,低聲與秦氏說了一句。

    余老夫人看著她們兩個人的小動作,心里冷哼,顏如初這個小狡猾,以為她不知道她們的小心思,哼,就是不知道,琉璃是什么時候倒向二房的,這個賤人!

    琉璃只覺得余老夫人冰冷的眼神盯在她的額頭,她忍不住腿軟的想要跪在地上。

    翡翠察覺到身邊琉璃搖搖欲墜,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忍不住悄悄看向老夫人,卻見余老夫人如蛇一般冰冷的眼神望了過來,翡翠嚇得趕緊收回了目光,又低了低頭。

    殊不知,她這一番動作,看在余老夫人眼里,就是她心虛的表現。

    余老夫人心里掀起了狂瀾,沒想到,她辛辛苦苦培養的丫頭,居然已經有兩個人倒向了二房,呵呵,秦氏還真是好樣的!

    看著裝作一臉為難的秦氏和顏如初,余老夫人面上已經維持不住笑容了,她更堅定了要塞個人過去的念頭。

    “瓔珞!”余老夫人喊了一聲。

    瓔珞提著的心放了下來,穩穩的抬腳上前一步,屈膝行禮“老夫人。”

    “嗯,”余老夫人看看恭順的瓔珞,點了點頭,高聲吩咐“以后,你就跟著二夫人,記住,你是我教出來的,到哪都不能丟了我的臉!”

    瓔珞頓了頓,再次屈膝答道“老夫人請放心,奴婢一定會照顧好二夫人,絕不辜負老夫人的囑托。”

    “嗯,好,秦氏,你就帶著瓔珞回去吧。”、

    余老夫人吩咐著,捕捉到秦氏臉上勉強的笑容,只覺得今天被秦氏破壞的好心情又回來了。

    “祖母,那瓔珞姐姐的賣身契呢?”如初歪著腦袋,笑瞇瞇的問道。

    “嗯?”

    “祖母不是說,給我娘一個丫頭,算作我娘的人嗎?那不是也要把賣身契給我娘?”如初說完,又轉頭看向了秦氏,一副天真的樣子“娘,你不是教我管家看賬時候說過,賣身契是要主人家收著嗎?”

    秦氏“嗯,阿初乖,確實是這樣。”

    余老夫人心情又落了回去,她捂了捂胸口,怎么辦?她已經不想再看見顏如初一眼了!

    咬著牙,余老夫人吩咐榮嬤嬤將瓔珞的賣身契找了出來,給了秦氏。

    秦氏卻百般不情愿的接了過來,才拉著如初告退。

    這一幕過去,顏安然總覺得有些不對,卻不知道奇怪在哪里,看看余老夫人十分不美麗的臉,也告退出去了。

    余老夫人嘩啦一聲,砸碎了桌上的茶盞,才覺得心里氣順了一些。

    “榮嬤嬤,去看看秋娘到哪了?”

    “這,還要讓表姑娘過來嗎?”榮嬤嬤忍不住開口問道。

    她總覺得余老夫人今天有點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意思。

    “來,怎么不能來,我一個當姑母的,想念侄女不能嗎?”余老夫人咆哮著,伸手抓起桌上唯一剩下的茶杯丟了出去。

    茶壺擦過榮嬤嬤打的裙角,淋淋漓漓撒了一地的水。

    已經很多年了,余老夫人沒有這樣給過榮嬤嬤沒臉,榮嬤嬤羞臊的忙答應著,轉身退了出去。

    江嬤嬤嘆了一口氣,上前收拾了茶壺茶杯的碎瓷片,輕輕給余老夫人捶著背。

    “老夫人,您這又是何必呢,兒孫自有兒孫福,你也累了,該歇歇了。”

    一句話說的余老夫人熱淚盈眶,這么多年,她依賴江嬤嬤,就是因為她這份真心。

    “可是,我不甘心啊,秀月。”余老夫人放松了下來,喚著江嬤嬤的名字。

    江嬤嬤按摩的手頓了頓,又繼續給她按著肩膀,只是不再說話了。

    顏安然一路穿過走廊,回到院子的腳步卻頓了頓,轉了個方向來到了徐嬌的住處。

    徐嬌最近很安靜,就連她總是抱怨都怪顏如初,徐俊也找不到合適的親事之類的話,徐嬌都不再說話,只是笑一笑,以往徐嬌可是不屑一顧的說著放心。

    今日之事,顏安然還是覺得哪里不對的樣子。

    屋子里,徐嬌正捧著一本書看的仔細,聽到顏安然到來,放下了書起身“娘,您不是去外祖母那了?”

    顏安然坐了下來,接過丫鬟遞過來的熱茶,喝了一口道“是,不過秦氏她們去那鬧了一場,你外祖母心情不好,我就跟著回來了。”

    徐嬌的眼睛閃了閃“二舅母精神很好嗎?不是聽說身體虛弱,還有勁頭跟外祖母鬧騰?”

    顏安然一向不將徐嬌當做普通女孩子,將余老夫人預備給顏貞卿塞人,卻被秦氏鬧沒了,還送了一個貼身丫鬟的事仔仔細細的講給了徐嬌。

    聽完,徐嬌卻挑了挑眉。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