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赴任

第一百二十九章 赴任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外祖母將賣身契給了二舅母了”徐嬌挑眉問道。

    “是呀,如初那個丫頭在旁邊打著邊鼓,你外祖母也辦法。是不是哪里不對”

    顏安然看著徐嬌,也覺得怪怪的。

    徐嬌嗤笑一聲“按理說,這是一步好棋,外祖母這么做也沒錯,不過這個送的人選就”

    徐嬌擺了擺手“也可能是我想多了,總覺得顏如初原本就是想要這個瓔珞呢。而且,奇怪的是,二舅母和二舅舅鶼鰈情深,這么多年都沒個妾室,甚至為了納妾二舅舅還跟外祖母頂撞,怎么突然之間的就這么迅速的選好了人”

    顏安然卻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你二舅母又不能跟著上任,這時候當然要選自己身邊的人跟著了,否則,還不得任由你外祖母給塞人”

    “不過,你說的也是,我當時也覺得顏如初一開始選琉璃,后來又轉了瓔珞,哪里不對勁的樣子,這個初丫頭狡猾的很。”

    經過上一次的事,她就總覺得這個顏如初邪門的很,怎么事就那么巧的,先是文娘子挺著肚子上門,然后是那一群紈绔跟著也上門了。

    徐嬌點點頭,看著顏安然“娘,您先別管了,看看再說,也可能是我們想多了呢。”

    徐嬌不想讓顏安然現在摻和太多,若是若是那邊沒有了動靜,她們說不定還得巴結顏如初呢。

    二房現如今也是炙手可熱,聽說當今皇上早朝欽點二舅舅,可見二舅舅在皇上心里的重要。

    當然,再重要也是比不過自家女兒的,徐嬌一直等著蕭恒的消息,心里還有點小期待。

    而被徐嬌期待的蕭恒,這幾天卻受了很多的罪,幸好,她服用的丹藥不多,在鄭貴妃日夜監督和為她想辦法嫁給顏貞卿的雙重作用下,蕭恒漸漸的好了起來。

    整個人宛如褪去了皮的雞蛋,肌膚瑩白如玉,雙目炯炯有神,漸漸容光煥發起來。

    顏如玉遇到過她好幾次,她卻沒再刁難,只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她,就轉身走了。

    聽說鄭貴妃要籌備花宴,為幾位皇子選妃,顏如玉越發的勤勉,日夜在鄭貴妃宮里伺候著。

    鄭貴妃笑瞇瞇的拍著她的手“好孩子,離了你本宮可怎么辦你放心,本宮不會忘記你。”

    顏如玉大喜,跪下磕頭“謝娘娘恩典。”

    余老夫人接到消息的時候,也是喜不自勝,這幾天被秦氏壓制的郁悶心情也一掃而光,張羅著要給宮里的顏如玉送東西。

    顏貞和卻不贊成,甩手走了,可是李氏卻沒辦法離開,被余老夫人拉著東一樣西一樣的,挑了半車,送進了宮去。

    顏貞卿走的那天,是一個晴好的天氣,陽光明媚,鳥語花香,實在不適合離別。

    在壽安堂顏貞卿拜別余老夫人“母親,兒子不孝,不能在您身邊侍候,還望母親多多保重身體。秦氏和阿初就拜托母親了。”

    余老夫人似乎也是被這離別的情緒感染,拉著顏貞卿的手再三囑咐“好,好,出門在外,要多多小心,,不要逞能,至于秦氏你也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和孫兒的。”

    至于顏如初,根本沒在余老夫人的心上,如今她心心念念的就是秦氏肚子里的孫兒。

    鵝黃亦步亦趨的跟在秦氏的后面,余老夫人又將她拽了過來“你們夫人既然派了你去,二老爺就靠你照顧了,什么事都要驚心起來,不可怠慢,若二老爺有什么閃失,我可唯你是問。”

    鵝黃似乎也不像那天那樣羞澀,忙磕頭一一答應了。

    余老夫人的侄女秋娘,緊緊地貼身站在余老夫人身邊,仔細的上下打量鵝黃。

    然后忿忿不平的又揪著帕子,她知道余老夫人接她過來是什么意思,一屋子的小姐妹羨慕嫉妒的目送她上了伯府的馬車,結果臨到這里,余老夫人卻反悔了,只說想她了,請她過來陪陪自己,秋娘當時就不滿了,嚷著要回家。

    余老夫人在京都多年,早忘了青縣小娘子們撒潑打滾的潑辣樣兒,當時就給嚇蒙了。

    急忙送了好多的東西也安撫了下來,又承娘住在這里,想住多久都可以,秋娘才轉怒為喜,這幾天也是日日陪著余老夫人,噓寒問暖,周到體貼,余老夫人這才漸漸歡喜起來。

    如今看著顏貞卿玉樹臨風,比之年輕又添了幾分儒雅,秋娘的心只覺得如在油鍋里煎了一般,看向鵝黃的眼神也越發不善。

    “二哥哥,一路上要多多保重呀。”秋娘雙目流轉,學著她見過的嬌柔小娘子,捏著嗓子跟顏貞卿說話。

    不用秦氏冷眼,顏貞卿已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一邊說著“多謝”,一邊倒退了幾步。

    秦氏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還不忘橫了一眼秋娘。

    如初“噗嗤”一聲笑了,離別的氣氛突然變得好笑起來。

    余老夫人也覺得有些尷尬,咳嗽一聲,將秋娘拉了回來,端起微笑“老二,時間不早了,還是早點出門吧。”

    顏貞卿答應著出了門。

    顏貞和與顏貞行送到了門口,秦氏和如初要一直送到城樓門口才回來。

    這也是秦氏昨晚和顏貞卿爭論了好久,顏貞卿才勉強同意的,他還沒出門,就開始各種擔心了。

    顏貞和拍了拍顏貞卿的肩膀,很是欣慰,他們伯府也算是看得見希望了,如果忽略掉他那個不孝女留在宮里丟人現眼。

    “二弟,放心吧,我一定會看好這個家,你就大膽的放開手腳,有任何需要就跟大哥說。”

    顏貞卿重重點了點頭“大哥,這兩年辛苦你了。”

    又轉向顏貞行,嚴肅的說道“三弟,你要聽大哥的話,有事多幫幫大哥,不要總是花天酒地。”

    顏貞行原本準備了一堆離別的話,預備來個兩眼淚汪汪,結果,顏貞卿說完,他就只剩下翻了個白眼。

    “那個,二哥,還是趕緊走吧,你看,二嫂都等著了。”

    秦氏早已坐上馬車,挑起簾子望了過來。

    顏貞卿搖搖頭,與顏貞和對視了一眼,然后抱拳轉身上了馬車。

    一路繁華,小販的吆喝聲不斷。

    秦氏絞盡腦汁的叮囑著能想起來的事情,如初也準備了一堆的藥丸,藥膳方子,可惜的是,上一世她沒有留心過外面的世界,不知道顏貞卿要去的地方有什么大事,只好和秦氏,你一句我一句叮囑。

    路程再長,也總有到達的時候,馬車停了下來,秦氏和如初忍不住都紅了眼眶。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