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三十章 送別

第一百三十章 送別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好了,都不要哭,等我回來時候給你們帶禮物。”顏貞卿輕輕抱了抱秦氏,又揉了揉如初的頭,安慰道。

    然后在兩個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下,揮了揮手,上了馬車。

    鵝黃屈膝向秦氏行禮告別,秦氏忙拉起了她“好鵝黃,老爺以后就靠你了。”

    鵝黃哽咽的道“婢子謝夫人,夫人放心,婢子一定會照顧好老爺,不辜負夫人的信任。”

    “嗯,好,好,你也要好好的,保重自己,其余的事,我都交代給老爺了,等到了那邊待一段時間,老爺就會為你們操辦。”

    秦氏拉著鵝黃的手,低聲囑咐,鵝黃不由的紅了臉,羞答答的點頭答應了。

    這個場景,看在外人眼里只覺得主仆情深,可是看在蕭恒眼里,卻是分外刺眼。

    城門口臨街二樓雅間的窗扇后,蕭恒盯著依依惜別的一家人,握著窗欞的手,緊了又緊。

    “聽說,秦氏將身邊的那個丫頭給了顏大人做妾,這是要跟著上任去了。”

    南杏覷著蕭恒的臉色,有些害怕,可是又不敢不說。

    “公主”

    南杏看著顏貞卿遠去,秦氏等人也準備上馬車回家,蕭恒卻依然一動不動的站立著,忍不住挪了一下已經麻了的雙腳,喊了一聲。

    蕭恒這才動了動,垂眸掩住眼里的恨意,關上了窗戶。

    “走吧。”

    “哎,公主慢點。”

    南杏在頭前帶路,這是臨街一間小小的茶樓,樓梯逼仄狹長,南杏生怕蕭恒有個閃失。

    其實,公主想見顏大人,多的是機會和時間,南杏不明白,她為什么要躲到這樣的一個地方。

    公主千金之軀,可從來沒有到過這樣的地方呢。

    而且,而且,為什么要自找不自在,看人家一家人依依不舍,這不是給自己心口捅刀子嗎

    蕭恒下了樓,眼前忽然由暗轉明,只覺得陽光有些晃眼,這個樓里的光線是真的不好。

    回頭又望了望城門,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可是她期盼的那個身影,早已看不見了。

    而秦氏和顏如初的馬車,也遠遠的離去。

    顏如初說,她要是自己,就會遠遠的離開,尋一個愛自己的人,歲月靜好。

    可惜,她錯了,等到她與顏先生歲月靜好的時候,她會告訴顏如初,什么才是為愛付出,哼,若是到時候顏如初肯磕頭向她認錯,她或許會看在她曾經苦口婆心的規勸自己的份上,賞她口飯吃。

    也讓她好好看看,顏先生到底愛的是誰

    蕭恒登上馬車也慢悠悠的回了宮。

    在她走了以后,蕭睿從另一個街角轉了出來,目光沉沉,盯著蕭恒遠去的方向。

    千羽跟在身后,低聲嘀咕“世子,果然如您所料,四公主出現在了城門口,看樣子,就是沖著顏姑娘一家來的。”

    千羽不滿的看著遠去的蕭恒,世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心儀的姑娘,怎么偏偏四公主就要跟人家過不去

    蕭睿斂眉,吩咐千羽“告訴暗影,這段時間仔細盯著點,有情況趕緊匯報。”

    “是。”千羽答應著飛奔而去。

    蕭睿這才轉身騎上馬回府。

    前段時間,他在宮里的暗探傳出消息,顏貞卿的任職,其實是鄭貴妃暗里攛掇,當時,他就覺得奇怪。

    上一世,他只顧著自己身體的毒素和身處的困境,無暇他顧,所以并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何事,不過,聯想到上一世顏如初母親去世,直覺告訴他,這與蕭恒有關。

    蕭睿騎馬回到王府,徑直來到了練武場。

    自從他知道如初也是重生并且擔負著那么大的秘密之后,他就覺得感覺到自己肩上的擔子重了很多,因此,也越加勤勉。

    “吆,大哥,沒想到你也來練武場,這可真是稀罕。”

    練武場上兩個年輕人正你來我往,練得熱火朝天,蕭睿的到來,打斷兩個人的練習,其中一個年輕人,濃眉大眼,皮膚微黑,彎著嘴角笑道。

    這兩個人正是端王妃的兩個兒子,說話的是老二,在王府被稱為三爺的蕭穹。

    “唔,大弟和二弟也在”蕭睿點點頭,沒有過多的表情,徑直走向了場子中央。

    蕭穹挑了挑眉,上前一步攔住了蕭睿“哎,大哥,你這身子骨,能練武嗎可別回頭給累壞了。”

    蕭睿默了默,他發誓他真的只是想好好練個武的。

    “要不,我們切磋切磋,二弟也指導指導我”

    蕭穹聞言,頓時兩眼晶亮,忍不住搓了搓手“那,那怎么好意思。”

    “哦,不好意思,就算了。”

    蕭睿說完,掉頭走了。

    蕭穹

    不敢相信的回頭望了一眼哥哥蕭景,就這么走了這不符合常理吧

    蕭景盯著蕭睿高大結實的背影,皺了皺眉,然后笑道“三弟,你就別鬧了,大哥身體剛好,怎么禁得住你那莽撞的三拳兩腳的”

    “哎,誰說的,聽說大哥有神醫護著,身體早好了,不過,大哥可能害怕打不過我丟臉吧”

    蕭穹高聲說著,張揚肆意的笑了起來。

    十年在旁邊,握緊了拳頭,沉穩如他,卻是不能容忍他們這樣侮辱自己的主子。

    蕭睿背對著兩個人嘆了一口氣,扭身走了回來。

    “來吧”

    “額”蕭穹有點蒙,還預備多刺激幾句的,這就沉不住氣了

    “來來來”蕭穹有些躍躍欲試了。

    自小他們哥倆就被端王請了師傅,精心教導,如今哥哥跟著端王在軍營,那是出類拔萃,而他日常去尋哥哥,也是打遍軍營無敵手,可惜,母妃不讓他們跟蕭睿動手,就怕別人傳出什么流言,嘿嘿,今日這可是蕭睿自己尋上來的。

    想想小的時候,母妃為了蕭睿打他手板,還有端王立蕭睿為世子時,母妃和哥哥落寞的眼神,蕭穹就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嗤笑一聲,蕭穹上前與蕭睿斗在了一起,蕭景抱著胳膊,站在了練武場旁邊觀戰。

    他總覺得蕭睿這段時間,變化很大,不僅僅是身體方面,聽說,蕭睿近日還常常去父王的書房,那可是機密重要之地,他都沒去過幾次

    場上比試激烈,十年卻放松了身體,就三爺這花拳繡腿,還不夠主子一個人揍呢。

    果然,幾十招之后,蕭穹漸漸有些招架不住,胸口被打了一拳,腿上也被掃了好幾腳。

    他停下來,喘了口氣,眼角漸漸赤紅起來。

    “再來”蕭穹咬了咬牙,擼了擼袖子,又欺身上前。

    蕭睿卻顯得輕松自如,一邊應付蕭穹的招式,一邊低聲笑道“二弟,若是不行,就早點認輸,別撐著。”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