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夜美人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夜美人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余老夫人吩咐人將秋娘拖了下去,握了握剛才打人還生疼的手,心中直道晦氣。

    “讓世子見笑了,實在是,實在是家中親戚,不好不招待,卻沒想到她竟存了這樣惡毒的心思,還好有世子相救。”

    余老夫人上前向蕭睿賠笑著道謝。

    蕭睿站起身,回了一禮,道“也是我多事,在這里打擾了老夫人這么久,不過想來老夫人也是諒解的,畢竟救人救到底嘛,我是不希望秦夫人再有什么閃失。”

    “世子說的是,我們家一向是和睦融洽,絕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的。”余老夫人急忙保證說道。

    “姑娘,姑娘,快,丁神醫請您過去,夫人房里發現了毒物”春染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拉過如初就要走。

    如初心中一驚,匆忙間看了一眼蕭睿,急忙跑了出去。

    余老夫人立在原地,只覺得剛剛的話還在空中轉悠,老臉卻火辣辣的疼起來。

    蕭睿似笑非笑的看向余老夫人和顏貞和“沒想到,伯府里怪事還挺多。”

    顏貞和臉色漲紅,在蕭睿一個年輕人跟前,府里丟了這么大的臉,都有些無地自容了。

    關鍵時刻,李氏出聲道“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吧。”

    余老夫人忙點頭,接過話來“是,去看看,若是有什么紕漏,我是絕饒不了她們的。”

    蕭睿點頭,率先邁步上前“那走吧。”

    走了幾步,回頭看向眾人驚詫的目光,挑了挑眉“我不認路呢。”

    顏貞和“哦”了一聲,這才幾步上前帶路,向二房的院落走了過來。

    眾人沿著走廊一邊走,顏如錦悄悄的拉了拉鄭氏“娘,您說這位世子是不是太閑了呀”

    鄭氏慌忙捂住她的嘴,斥道“閉嘴瞎說什么”

    就算是真的,那也不能說出來,鄭氏翻了一個白眼,她怎么舉得自己的女兒這么笨呢。

    看看顏如初今天這氣勢,不知道為什么,她覺得跟那些高門貴女比,也沒什么區別了。

    徐嬌被剛才秋娘嚇出了一身冷汗,到現在還有些腿軟,只能靠著丫鬟的攙扶走路。

    顏安然心疼的道“嬌嬌,要不你還是先回去歇一歇吧。”

    徐嬌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我沒事,母親,我還是擔心,想去瞧瞧二舅母。”

    顏安然欲言又止,看向前頭那個玉樹臨風的身影,到底是由著徐嬌了。

    徐嬌不知道顏安然心里的小九九,此刻,她手心滿是汗,心中敲著鼓一般七上八下,她在猜測丁神醫究竟發現了什么

    如初先跑回了秦氏的房間。

    丁神醫原本給秦氏和瓔珞治了傷,又轉回來,向立夏等人囑咐傷藥的用法,卻突然嗅到了一縷若有若無的香氣。

    循著香味,丁神醫找到了秦氏內室里擺放的一盆花,丁神醫見到,臉色頓時一變,他指著花厲聲問道“這是哪來的為什么要放這個”

    立夏惶恐,仔細回想了一下“這好長時間了,奴婢也不知道,怕是只有夫人屋子里的人才知道。”

    丁神醫冷哼一聲,斥道“胡鬧,簡直是胡鬧,立馬給我搬出去,把如初丫頭給我叫回來”

    如初到的時候,丁神醫正仔仔細細,角落里查看情況。

    “丁爺爺,發現什么了”如初喘著氣,進來就問。

    丁神醫搖搖頭,臉色凝重“幸虧今天我來了,否則,丫頭你怕是等不到你弟弟了。”

    如初聽完,只覺得眼前一黑,腿一軟就想撲倒在地。

    秋畫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如初穩了穩心神,緊緊攥住丁神醫的袖子“丁爺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神醫將她領到秦氏所在的內室,指著窗戶旁邊的空地,問道“這里擺著一盆嬌黃色的花,你還記得嗎”

    如初凝眉“記得,我娘很喜歡它的香味,尤其是夜里開花,香氣幽人。”

    “這就是了,你娘有沒有經常嗜睡,不愛吃飯,整個人沒有精神,臉頰發黃,眼瞼發黑”

    “是,我娘常常白日也睡不醒,我給她把過脈,沒有什么太大問題啊”如初說著,心中卻涌起了一絲不好的感覺。

    “正是這樣,丫頭,此花名叫夜美人,平常看來就是一盆普通的花,可是,它晚上開花散發出來的香氣,與保胎藥中杜仲混合,人吸入之后,會逐漸身體衰弱,嗜睡卻心思難安,你娘看樣子已經用了一段時間了,若是再不調理,恐有性命之憂啊。”

    如初聽完丁神醫的話,臉色蒼白,腳步踉蹌的后退了幾步,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冷汗從后背透了出來。

    差一點,差一點,她就又要失去她的弟弟了。

    如初扭頭看向床榻上睡得安詳的秦氏,只覺得眼睛生疼,淚水忍不住落了下來。

    她的娘親到底還要受多少苦

    外面,蕭睿帶頭,眾人靜悄悄的站住那里,丁神醫的話她們都聽到了,李氏忍不住轉過頭擦了擦眼睛,她是真的替秦氏和如初難過,秦氏到底是怎么了,懷個孩子還這樣的多災多難

    余老夫人此刻也不知該說些什么了,她覷了覷蕭睿的臉色,拿眼神示意顏貞和上去說話。

    她是真的不想再說什么了,萬一,她又說中了什么,這位世子是不是在他們府里就走不成了

    顏貞和卻滿心的郁悶和憤怒,顧不上余老夫人的眼色。

    顏貞卿臨走,他還保證替他照顧好這個家,如今秦氏接二連三的出事,他都不知道該怎么向顏貞卿交代了。

    與眾人凝重的臉色不同,顏如錦卻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睜大了眼睛,驚恐的看向了徐嬌。

    徐嬌臉色蒼白,整個人晃晃悠悠,眼看就快要支持不住,摔在了地上了。

    屋子里,如初擦了擦眼淚,站起身來。

    這個時候,她不能軟弱,有人要害她的娘親,她決不允許這個人逃掉。

    如初鄭重的向丁神醫屈膝“麻煩丁爺爺替我娘好好診治,看看還有什么遺漏的不曾。”

    丁神醫拍了拍如初的肩頭“放心,丫頭,有師傅在,你娘一定會沒事的。”

    “嗯。”如初哽咽的點了點頭,看著丁神醫轉身又去檢查邊邊角角,如初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來。

    “徐嬌,你還有什么好說的”透過眾人的身影,如初緊緊的盯著徐嬌,冷冷的出聲問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