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委屈

第一百八十八章 委屈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啊”

    顏貞和與李氏有一瞬間的傻眼,還是顏貞和反應過,急忙躬身道“公主這邊請。”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去往靈堂的方向。

    余老夫人趕到了門口,卻被告知公主去了靈堂,余老夫人不由的大喜,這是來給未來的婆母上香來了啊。

    誰說公主不同意這門婚事的,看,公主還是挺懂事的嘛。

    余老夫人又三步并作兩步的跑去了靈堂。

    徐俊正在靈堂里呆怔怔的坐著,突然呼啦啦的過來一群人,倒把他嚇了一跳。

    “公主”

    待看清是蕭恒之后,徐俊驚訝的叫出了聲,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蕭恒會親自前來。

    “公主”

    徐俊又喊了一聲,滿心的的感動,沒想到只見過一面的陌生人,又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居然能為了他親自出宮,來祭拜他的母親。

    “謝謝公主的心意。”

    徐俊整個人的精氣神開始煥發開來,從顏安然去世到現在,徐俊整個人如枯了的樹干一般,萎靡了起來,而如今因為四公主蕭恒的到來,又重新伸展了枝葉一般。

    蕭恒抿著嘴微微點了點頭,在避過人去的時候,嫌惡的皺起了眉頭。

    蕭恒只待了一會兒,上了一炷香就離開了,可是作用卻非常的大。

    余老夫人也不生病了,每天起床生龍活虎的就坐在花廳里,指揮著李氏將靈堂重新布置了,置辦的東西又一一過了目,挑剔各種不合適的,不貴重的,都讓李氏一一改了過來。

    每每因為東西太過貴重起了爭執,余老夫人總是振振有詞,下葬的那天,四公主萬一過來,看著這么寒酸,是不是會以為我們怠慢了她未來的婆母呢那可是四公主啊

    李氏氣的回到房里抹著眼淚,顏貞和請了假在家,這個時候也只好嘆口氣,安慰李氏“就當是為我贖罪吧,安然畢竟走的那么突然,我卻什么都沒說。”

    李氏只好又擦擦眼淚,繼續出去按照余老夫人說的去重新張羅了。

    還有一個人有變化的,就是徐俊,整個人仿佛打了雞血一般,再不是從前那個傷心、郁悶、萎靡不振的人了。

    甚至在靈堂里,還忍不住偶爾露出了笑容來。

    后來,徐俊去見了徐嬌一次,斷斷續續的將這件事講給他聽,末了說道“阿嬌,哥哥還是很感謝你的,陰差陽錯的,倒是替哥哥尋了一門好親事。”

    而徐嬌還是傻傻的,抱著懷中的娃娃,念叨著“我們回家,哦,乖,我們回家了”

    蕭恒回到了宮里,吩咐南杏給她準備熱水,她將自己泡在水里一個時辰,還是感覺渾身充滿了死人的氣味。

    直到鄭貴妃過來,蕭恒才從水中出來。

    摸著蕭恒濕漉漉的頭發,鄭貴妃嘆了一口氣。

    “母妃知道,委屈你了。”

    蕭恒低著頭,拿鳳仙花汁往指甲上蹭了又蹭,卻又賭氣的將花汁扔了出去,淺碧色的花瓶在地上滾了幾滾,花汁撒了一地,染在了白色間芙蓉花的地毯上,分外的刺眼。

    “母妃,多久才是個頭呢我再也不要見那個油頭粉面的紈绔子了”

    鄭貴妃摸了摸蕭恒的頭,瞇起了眼睛“恒兒,你要有耐心。”

    蕭恒將頭扭向了一邊。

    鄭貴妃將蕭恒的頭又轉了過來。

    “恒兒,要母妃說,你的運氣還不錯,原本母妃已經吩咐了人將徐俊的腿打折來爭取時間的,沒想到,他那個倒霉的娘卻突然死了,這簡直是上天助我們一臂之力。”

    鄭貴妃拍著蕭恒,彎著唇笑了起來。

    “這樣也好,徐俊要守孝三年,回頭我去求求你父皇,讓你三年后再出嫁,想來,經過這一天你親自出宮為徐俊的母親上香的事情后,你的父皇會從心里滿意你的懂事,也不會再逼著你立刻嫁過去了,再說,公主府還沒有開始修建呢,你父皇是個愛面子的,一定不會讓你住在其他的地方。”

    鄭貴妃一邊說著,一邊撫著蕭恒柔軟的長發。

    “三年,呵呵,到時候徐俊一死,秦氏再暴斃身亡,你若嫁給顏貞卿,其他人還有何話說,再說屆時有鐸兒在,你放心,到時候母妃一定會讓你風風光光的出嫁。”

    鄭貴妃信誓旦旦的說道。

    正說著,蕭鐸疾步走了進來,劈頭蓋臉的就問。

    “恒兒去哪個什么伯府去了”

    蕭恒咬著嘴唇不說話,蕭鐸又看向了鄭貴妃。

    “母妃,您怎么能讓恒兒真的去那種腌臜的地方,不行,我找他們去”

    “鐸兒”鄭貴妃急忙攔住了蕭鐸“小不忍則亂大謀,只要你能成事,你妹妹的委屈遲早會找回來的。”

    蕭鐸停了腳步,卻生氣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花宴上的事之后,他就徹底被文昭帝冷落了,如今連衙門他都很少去,好多時候,文昭帝都直接將他的差事越過了他,交給了下面的人了。

    好在,太子那情況也不是太好。

    只是皇后解了禁足,如今那邊又開始蹦跶起來。

    皇后宮里,一改半年的冷清,一些嬪妃們三天兩頭的過來請安,皇后覺得煩不勝煩,這一日只留了慕昭儀,輕聲的說著話,其他人都擋在了外面。

    木槿將點心擺在了兩人的手邊,屈了屈膝站在了一旁。

    慕昭儀捻起一枚碧綠的近乎透明的糕點,里面星星點點的似乎是一些花瓣。

    咬了一口,軟糯甜香。

    “嗯,真好吃,這是怎么做的宮中從前怎么沒見過”

    皇后開心的笑了起來“這是饕餮居新出的點心,喏,儉兒剛送過來的,你回頭回宮看看,鐵定也擺著一盤呢。”

    慕昭儀也跟著笑起來。

    皇后感慨的道“這半年來,也就是你和儉兒常常來看看我,儉兒是真的很孝順,每每給我帶的吃食,都是我喜歡的,你呀真是教了一個好兒子。”

    慕昭儀笑道“還不是有皇后娘娘管教著,要不然他可皮的很,小的時候沒有從樹上摔了下來么”

    說到這里,皇后也忍不住笑起來。

    蕭儉小的時候真的很淘氣,才五歲就逼著侍衛教他上樹掏鳥窩,結果從樹上給掉了下來,把侍衛的半條命給嚇沒了。

    皇上當時非要治侍衛的罪,蕭儉還死活攔著,只說都是自己的主意,讓皇上罰他就行了,最后皇上打了他五大板,這事才罷休。

    ”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