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徽州來人

第一百八十九章 徽州來人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皇后和慕昭儀正說著話,蕭儉從外面進來,看到慕昭儀也在,上前請了安之后道“剛從母妃宮中,沒想到母妃在這里。”

    蕭儉今日換了一件冰藍色長衫,繡著雅致的竹葉花紋,頭上一定白玉冠,劍眉星目,端的是一個英俊的青年。

    “聽說禮部已經選好址,皇上過了目,月底就開始修建了”

    “是的,母后,就在城外琉璃坊,距離饕餮居倒是挺近。”

    蕭儉弓手回道。

    皇后忍不住又笑了起來“都是賢親王了,還這么孩子氣,一心還想著好吃的。”

    蕭儉一囧,忍不住搔了搔后腦勺。

    慕昭儀笑道“他啊總是沒個正形。”

    說到這里,慕昭儀肅了臉色“皇后娘娘,臣妾沒想到,皇上會直接下旨,將季大姑娘許給了儉兒,如今儉兒可是站在了風口浪尖之上了。”

    皇后也收起了笑容,只問“儉兒你也見過季大姑娘,心中可滿意”

    蕭儉沒想到皇后會突然問他,一時有些懵,轉而耳朵就開始漸漸的紅了起來,拱了拱手,回道“既然已經無法更改,兒子會好好保護她的。”

    蕭儉又想起了在湖中,季語凝閉上眼睛絕望的放棄掙扎的樣子,心中泛起了一絲心疼。

    身不由己,可能換做他,那個時候也會選擇就那樣死去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既然命運將他們綁在了一起,那么余生,就讓他來守護她吧。

    皇后看著蕭儉堅定的眼神,點點頭,轉頭對慕昭儀道“看,如今你還沒有孩子想的通透呢。”

    慕昭儀那是想的不通透,只是愛子心切,不愿意讓自己的孩子受一點傷害罷了。

    嘆了一口氣,慕昭儀也只好如此了,而且看蕭儉的模樣,分明已經將季大姑娘放在了心上了。

    罷了罷了,她也就不討人嫌了。

    她這一生,在家中的時候,父母嬌寵,無法無天,打過架,遛過鳥,甚至還偷偷的跑去青樓轉悠過,后來進了宮,就收殮了自己的性子,循規蹈矩,從不出頭,也不出錯,憑著家中兄弟們在前方奮勇抗戰,替皇上守護沿海,一直做到了昭儀的位置。

    所以,她一直都告訴過蕭儉,韜光養晦,只要平安喜樂就好,好在,中宮皇后娘娘仁和,她就一直扶持著她到了如今。

    可是宮中的形勢,表面上看風平浪靜,可是暗地里卻是波濤洶涌。

    “你放心,先皇的遺訓,皇上也是不會違背的,我估計他會選季家的另一個姑娘為太子妃,咱們這個皇上呀,心思深沉,季大姑娘驚才絕艷,是女子中的佼佼者,季家又是多年的老臣,根源深厚,皇上恰恰不愿意后戚做大,這樣也好。”

    慕昭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隨即又想起什么“不知道這四公主到底和安遠伯府什么仇怨,怎么會突然來了這么一出,當時顏貞卿救了太子,聽說四公主還常去探望,與那個顏如初關系不錯。”

    皇后搖頭“鄭貴妃也是豬油蒙了心,想要算計顏如初,什么時候不可以,偏偏挑了這時候,可惜的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掉進了別人的圈套了。”

    “您是說,顏如初反將了一軍”

    皇后看向慕昭儀,笑道“這個顏如初可不簡單呢。”

    皇后想起了季語凝對顏如初的評價,笑了笑。

    正說著,五皇子蹬蹬蹬的跑了進來。

    “母后,母后,您看,師傅給我的評語,師傅贊賞我了呢。”

    皇后笑著接了過來,仔細看了看,然后摸著五皇子的頭,溫和的道“宓兒真乖,又得了師傅的夸獎,今天我們吃糖醋魚好不好”

    “好耶,好耶”蕭宓拍著手鼓掌。

    母后出來了,就連路過的宮女看到他都爭先跟他問安。

    他是真的覺得開心,拉著蕭儉的胳膊,一定要蕭儉陪他踢毽子。

    蕭儉樂呵呵的跟著去了。

    皇后看著蕭儉的背影,一瞬間覺得恍惚,一轉眼蕭儉也這么高了啊,個頭快趕上太子了。

    皇后心中隱隱的有些難過,雖然知道太子只是拿她當做家族中的伙伴,甚至連姨母都算不上,可是養了這么多年,心中還是有些計較。

    搖了搖頭,皇后甩掉了頭腦中的念頭,笑著站起了身。

    外面陽光正好,何必煩惱自擾呢。

    “走,去看看我種的花,全都長出來了,還不錯呢。”

    皇后看向慕昭儀,開心的邀請。

    這是她禁足的半年里一棵一棵親手栽下去的,如今長勢喜人,逢人她便會炫耀,可惜,也只有慕昭儀是真心的和她一起賞花了。

    鄭貴妃的玉華宮里。

    蕭鐸又來了,這次是面帶喜色。

    “母妃,成了”

    鄭貴妃頓時笑容盈上了面容“他答應了,太好了,如今可真是只欠東風了”

    蕭鐸點頭“您放心,兒子一定讓您順心安逸的待在這后宮,到時候您想怎樣就怎樣,我們再也不會被人欺負了。”

    蕭鐸目光灼灼,看著鄭貴妃。

    鄭貴妃欣慰的拍了拍蕭鐸的肩膀“鐸兒,你真的是長大了。”

    蕭鐸經過了這幾年的沉淀,卻是突然之間成熟了不少。

    母子二人相視而笑。

    安遠伯府里,卻是雞飛狗跳。

    “什么徐子杰沒有回來,就派了一個管事的來接靈,不行,那不行,必須讓他回來”

    余老夫人憤怒的拍著桌子,口中的唾沫激動的都飛向了半空。

    如初抬手遮住了茶杯,皺了皺眉頭,還是將手中的茶杯放了下來。

    實在沒法喝下去了。

    小廝帶著徐子杰派來的管家,還有他的二兒子徐陽,緊趕慢趕的,十天也過去了。

    顏貞和心中的惱怒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他這個妹妹再是刁蠻不講理,那也是他們徐家的主婦,按道理這時間早該到了。

    這不,今天早晨好不容易小廝領著兩個人進了門,別說顏貞和,余老夫人先開始發飆了。

    達叔連連作揖“實在是,大人有事脫不開身,您也知道,如今那邊的形勢也是不容樂觀的”

    “我呸,我不管什么形勢,反正我女兒死了,他作為丈夫不說痛哭流涕的來哭靈,起碼人是要到場的吧他倒好,一推二六五,就將你這個糟老頭子,合著一個毛頭小子派了來,這就算完事了,沒門”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