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反轉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反轉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父皇,您讓他住手,不能如此羞辱我母妃,我求您了,一切都是我的錯,跟我母妃無關。”

    蕭鐸心中惶急,轉頭跟文昭帝求情。

    鄭貴妃卻厲聲打斷了他“不要向他求情,他沒有情,早在他將恒兒推進了火坑,偏袒著蕭睿和那個顏如初的時候,他就不是你的父皇了。”

    鄭貴妃被兩個侍衛摁住了不能動,于是歇斯底里的大聲喊道。

    文昭帝啞然,似乎才突然明白了鄭貴妃的恨意在哪里

    “因為這個,所以你要置我于死地對嗎”

    “這難道還不夠嗎你這個薄情冷血的人,不配做父親,更不配做皇帝”

    “不對,你撒謊,這個丹藥并不是什么強身健體的,這兩個人也不是什么道士,而是來自北疆的奸細,貴妃娘娘,你早就知道他們的陰謀,而且眼睜睜的看著皇上被丹藥一點點的蠶食著身體。”蕭睿手指著那兩個道士,厲聲揭穿了鄭貴妃。

    “本宮不知道你再說什么。”鄭貴妃移開了視線,冷硬的說道。

    “哈,原來是這樣,柔兒,是這樣的,對嗎”

    鄭貴妃被文昭帝冰冷的聲音,問的一哆嗦。

    逼宮被抓,可能她們失去的會是自由,可是一旦牽扯上了兩國奸細,那他們只怕會被世人唾罵。

    所以鄭貴妃矢口否認“不是,蕭睿在胡說,我不知道。”

    “住口”

    “住手”

    文昭帝破口而出,同時另一個聲音響起,隨之文昭帝只覺得脖子一涼,一柄劍擱在了脖子上。

    “景兒”不待文昭帝做出反應,端王失聲喊了出來。

    蕭景不知何時站在了文昭帝身后,此刻舉著劍,挾制住了文昭帝,冷冷的看了一眼端王,隨后沖著周圍的人道“都讓開,放我們離開,否則我殺了他”

    說完,舉著劍的手又緊了緊,文昭帝只覺得脖子一陣刺疼,有血順著劍身流了下來。

    “景兒,景兒,你這是做什么快放下劍,快”端王顫抖著手,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焦急的喊著蕭景,希望他可以迷途知返。

    蕭景卻沒有聽他的,只對著秦北路和威遠伯示意道“放開他們,讓路”

    秦北路和秦北風對視一眼,這個蕭景突如其來,他們都毫無準備,只好和威遠伯打了一個招呼,給蕭景讓開了一條路。

    蕭鐸面露喜色,終于等到了,他上前攙起鄭貴妃,后面跟著寧遠侯和沐元瑾一行人,跟在了蕭景的身后,一步一步向著宮外走去。

    秦北路和秦北風挪動著腳步跟著,緊緊盯著蕭景手中的劍,生怕他一個失手,文昭帝受到傷害。

    端王心中一陣哆嗦,他不知道,蕭景是什么時候和蕭鐸他們混到了一起,他為何要這么做

    蕭睿目光冷凝,跟著人群移動,尋找著機會。

    這突如其來的一個轉變,讓蕭睿和秦北風他們的心又提了起來。

    鄭貴妃攥著蕭鐸的手,緊緊的跟著蕭景,遠處宮門已經在望,西大營的士兵守衛在這里,看到這個情形,紛紛圍了上來。

    “讓他們準備馬車,銀兩和干糧,放在宮門口。”蕭景轉過身,對著秦北路和秦北風他們喊道。

    秦北路揮手,身邊的副將領命下去了。

    秦北風上前一步,余光看到人群的一個身影,于是高聲喊道“蕭公子,這些東西我們可以準備,不過,要等到你放了皇上,我們才能給你。”

    蕭景冷冷的目光看過來“東西準備好,我們自會放了他,不過,我勸你們別耍什么花招,否則,我的劍可是不長眼啊”

    蕭景還未說完話,只聽得一聲慘叫,蕭景手中的劍“當啷”一聲掉在了地上,而他的胳膊伴隨著一股血箭飛上了半空,又撲通一下落了下來。

    這一瞬間,秦北風和蕭睿一前一后,疾馳而去,架起了文昭帝又飛了回來,前后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文昭帝被他們救回,而蕭景的胳膊也剛剛落地。

    “啊啊”蕭景痙攣著蜷縮在地上,捂著胳膊,連聲慘叫,鮮紅的血順著他的手指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

    “景兒”端王痛苦的喊了一聲,雙腿一軟癱在了地上。

    而蕭穹此刻傻了一般,跪在蕭景的身邊,張著手,明明難過的要死,可是眼中卻一滴淚也掉不下來。

    從今天進宮,他仿佛做了一場夢一般,似乎夢醒了,他和哥哥還是在端王府,一起讀書,一起練劍

    “為什么為什么呢哥,這是為什么”

    蕭穹緊緊的捂住了蕭景的傷口,喃喃的道。

    蕭景頭上的汗水如水一般順著臉流了下來,他忍著鉆心的疼,牽起了嘴角“呵,呵,我不,不能,讓,讓母妃受委屈,我,要,做到她,她的,期望”

    “哥”蕭穹頓時淚流滿面,抱著蕭穹嚎啕大哭起來。

    蕭景艱難的抬起頭,沖著蕭睿道“穹哥兒他,他什么都,都不知道”

    蕭睿抿了抿嘴,終于點了點頭“我會照顧他的。”

    “呵,呵呵”蕭景終于還是忍不住,又吐出了一口鮮血。

    “哥,不要這樣,哥,御醫,請御醫啊請御醫”蕭穹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沖著人群大喊。

    “對,御醫,御醫,快叫御醫,救救我的兒子,我”

    端王趔趄著撲了過來,顫抖著伸出了手,可是卻不知道該怎么做,才能為蕭景止住血“景兒,你要堅持,堅持,御醫一會兒就來了。”

    蕭景終于抬起眼睛,看向端王“曾,曾經,我以你為,榮,可是,呵,你,傷害了我母妃,我不會,原諒,你”

    蕭景的手滑落了下來,眼睛漸漸的閉上了

    “哥,哥,不要啊,哥”

    侍衛將蕭穹拉開,抬起了蕭景的尸體。

    蕭睿攙起了端王,端王似乎一瞬間老了十歲,兩鬢的頭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白了起來,轉眼間,原本烏黑的頭發變成了花白。

    秦北路和秦北風趁機扭住了蕭鐸等人,文昭帝忍不住又吐出了一口鮮血,他看著端王一瞬間的變化,只覺得心中無限的蒼涼。

    這個位置,居高臨下,如履薄冰,這么多年,他也是夙興夜寐,早就將身體熬干了,可是卻還有這么多的人前仆后繼,甚至不擇手段

    何必呢何必呢

    宮門口的劇變隨著蕭鐸等人就擒落下了帷幕,蕭睿心中卻依然沉重。

    他舉目看向安遠伯府的方向,此刻他是多么想見到如初。

    不對,蕭恒呢怎么自始至終沒有見到蕭恒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