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發動

第二百二十六章 發動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聽到這樣的心愿,如初二話沒說,立即找了學堂,將婆子的孫子安置了進去。

    自此以后,府中人見了如初都會恭敬的喊一聲“三姑娘好。”

    立夏和秋畫去的端王府,當她們敲開了端王府的大門,拿著信物說服了守門的侍衛帶人去救如初的時候,十年出現了她們的面前,立夏和秋畫忍不住抱在一起,熱淚盈眶。

    再后來,立夏回來后,一連幾天都寸步不離的跟著如初,只要如初說讓她休息,她就眼含熱淚,楚楚可憐的看著如初,如初只好舉手投降。

    還有拂冬和秋畫,一個可勁兒的做著各種補品讓她補身子,嗯,如初覺得自己這半個月都快胖了五斤了,就連蕭睿看到她,都忍不住掐了一把她的小臉,笑道“怎么住我們的宅子就是舒服,對吧,看這小臉圓的。”然后被如初一個枕頭給呼出了門外。

    秋畫倒是比她們三個正常了一點,就是每天出門一定要給她各種裝扮,嗯,還不接受反駁。

    如初

    好吧,幾個丫頭那天晚上都表現的很勇敢,就當獎勵她們吧。

    李氏和秦氏打趣著,說不定孩子想盡快見到姐姐,就看到秦氏蹙起了眉頭,抱住了肚子,連聲道“哎吆,不好了,我,我怕是要生了”

    “啊這么快來人,快來人”

    一番忙亂,秦氏被送進了產房,這是她們剛搬來這里安頓就準備好的,就等著秦氏隨時發動。

    “發動了,怎么樣穩婆呢”余老夫人拄著拐杖大步走了進來。

    那天晚上逃跑時,她的腳扭了一下,聽到動靜,急忙趕了過來。

    嗯,忘了說了,那天晚上她想著將如初送出去給亂黨,然后爭取自己的安全,現在府里已經傳遍了,人人面上不說,背后卻忍不住唾棄,還是親祖母呢,怎么能干出這樣的事來。

    現如今住著三姑娘的房子,還想著頤指氣使的,端著老太太的款兒,沒那個可能了。

    余老夫人現在也能感覺得到,飯菜也沒有多好了,丫鬟們伺候的也不精心了,就連她想吃個冰糖橙,底下人都能頂一句“如今動亂剛過,去哪里能買呢老太太先將就將就吧,畢竟也不是在自己府里。”

    余老夫人臉色鐵青,可是也沒有辦法,李氏不理她,鄭氏一天只顧著顏如錦,她連面兒都見不到,至于秦氏,呵呵,已經很久沒見了。

    余老夫人感嘆,出了榮嬤嬤和江嬤嬤,她呀,也快成了孤家寡人了。

    嘖,誰能想到,這個三丫頭一轉眼,別說端王世子妃,直接轉成了端王妃了,一舉成為了京都貴女中的頂尖人物,也是不知哪里來的好運氣。

    余老夫人想起了顏如玉,三皇子蕭鐸謀反,被終身禁足,可是他身邊的人,除了三皇子妃,其余人卻沒有這么幸運了,全都被發配到了皇陵,終其一生,恐怕也只能與那些墳墓和黃土為伴兒了。

    可惜了她那么多的好東西,綾羅綢緞還有壓箱底的首飾,早知道給了三丫頭多好。

    余老夫人感嘆了又感嘆,所以聽到秦氏發動的消息,也不顧自己的腳傷了,大步跑了過來,嘿嘿,這個時候,還是需要她在這里坐鎮的,也讓三丫頭看看她的慈愛與體貼。

    李氏詫異的看了一眼余老夫人,行過禮后,吩咐丫鬟搬來了圈椅,讓余老夫人坐了下來。

    如初剛回到屋中,打開盒子,里面躺著的,正是她那天給了立夏和秋畫作為信物的玉梳。

    旁邊還有一對晶瑩剔透的,仿佛是與玉梳從一塊玉石上割下來的水滴耳墜,配在一起高貴典雅,又透著俏皮。

    如初頓時喜歡起這對耳墜來,不由的拿了起來戴在了自己的耳上。

    這時,突然聽到秋畫稟報說秦氏已經送進了產房,如初將盒子一蓋,推進了被子中,提起裙子就向秦氏的院子跑去。

    也幸好,當時挑院子離得并不遠。

    所以余老夫人剛剛坐定,如初就氣喘吁吁的到了。

    “大伯母,我娘怎么樣了怎么這么突然呢”

    如初拉著李氏,喘了一口氣,然后問道。

    李氏還未開口,余老夫人就笑著接了過來“三丫頭不用擔心,婦人生子就是這樣,有的還要好長時間呢。”

    李氏

    烏鴉嘴

    沒理余老夫人的話,李氏拉過如初笑道“一切都好,穩婆已經進去了,剛送進去了一碗燕窩粥,你娘也吃了。”

    “嗯,謝謝大伯母。”如初聽完才放了心。

    余老夫人在一旁訕訕的,剛才她好像說錯話了,可是她還不是為了告訴三丫頭,她早就在這里了嗎

    哼,再說,她也沒有說的多錯,有的婦人就是要很長時間啊。

    沒一會兒鄭氏也匆匆趕了過來,身后跟著竹椅,抬著身體還沒有恢復好的顏如錦。

    “錦妹妹怎么也來了,這里太陽太大了,快回去吧。”

    如初迎上去,勸道。

    顏如錦俏皮的笑道“反正在屋子里也是心焦,不如在這里等著,再說,天天在屋子里悶著,正好出來透透氣,免得娘天天拘著我。”

    說完,顏如錦沖著鄭氏的背影吐了吐舌頭。

    鄭氏轉頭,無奈的瞪了一眼顏如錦,沖著顏如初笑道“阿初,就讓她在這里吧,免得還得磨半天牙。”

    如初“好吧,不過錦妹妹去那邊廊下吧,還涼快一些。”

    顏如錦點頭答應了,然后在翠青和翠柳的攙扶下,坐在了廊下。

    如初看著她挺直的背影,心中也有些安慰了。

    似乎徐嬌那件事的陰影沒有影響她太多,顏如錦反而成熟了不少,這還多虧了鄭氏日夜的陪伴,母愛的力量是偉大的。

    顏貞行在那晚的宮變中,因著醉酒躲了過去,也幸好,若是他站在了三皇子那邊,恐怕伯府現在就沒有這么輕松了。

    不過,顏貞行倒是后怕的嚇出了一身冷汗,行為也有所收斂,鄭氏已經很滿意了。

    也許是秦時年齡有些大了,倒是應了余老夫人的那句話,一直到太陽將要落山,屋子里還沒有動靜,只聽得到秦氏高一聲低一聲的喊疼。

    李氏有些心急了,抬腳就要進屋子里去。

    如初拉住了李氏的袖子,祈求道“大伯母,我也去。”

    鄭氏也跟了過來“大嫂,我也跟著去吧,生武哥兒的時候,我就經歷過很長時間,好歹有點經驗。”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