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二百三十章 不耐煩

第二百三十章 不耐煩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蕭宏他為什么聽到小公公的話這么開心,就是因為小公公話說的一絲也沒有客氣,如同隨意的開了一個小洞,喂狗食一般,蕭宏心中得意,偏又無法表達,所以才提拔了小公公。

    蕭宏如此看不得蕭鐸好過,只怕,只怕會不能允許蕭鐸就這樣安生的活下去。

    可是蕭宏才剛登基,若是傳出殘殺手足

    皇太后越發的不淡定了,她沖著旁邊的木槿吩咐道“去將皇上叫過來。”

    木槿匆匆而去,隔了一會兒卻臉色難看的走了進來“太后娘娘,皇上說,正在處理政事,稍后過來。”

    說完,木槿抬頭欲言又止的看向太后。

    太后臉色緊繃,看著木槿道“說吧,你我之間沒什么不能說的。”

    木槿才道“剛才去了昭華殿,聽說虞美人正在殿中。”

    說完,木槿又不甘心的上前一步,咬了咬嘴唇說道“娘娘,皇上他這樣,也太讓人寒心了,娘娘為了他”

    木槿有些說不下去了,太后擺了擺手“木槿,皇上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已經習慣了,只愿能順順遂遂的熬過這幾年,皇后能獨當一面了,我也就能放心的養老了。”

    “可是皇后眼瞅著也不是一個能扶得上墻的。”

    木槿堵氣的又說道,今天她索性是豁出去了,既然已經開了口,她就將心里的話都說出來,也好讓太后能提起警惕來,皇上才登基幾天,就開始這樣擺譜了。

    皇后

    呵呵,畢竟不是自小被當做太子妃養著的,與季語凝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皇上終于來了,一進來,就敷衍的拱了拱手,問道“母后叫兒臣過來,可是有事”

    木槿看到他這樣的態度,心中一堵,恨不得替太后罵醒他。

    這么多年,若不是有太后在后面給他撐著,他這個太子能當這么久還能當上了皇帝

    就說他身邊的那些屬官,太后那一年不是流水般的賞賜下去,替他拉攏人心難道就靠他自己那些隨心所欲的空頭許愿嗎

    再說宮中上下打點,他伸手向太后要錢的時候理直氣壯,太后問他一句他就會翻臉,甩性子,若是太后管教一句,立刻就將先太后掛在嘴邊,堵的人心慌。

    太上皇也不是沒有動過換太子的念頭,那一次不是太后太上皇面前哭訴姐姐,求的太上皇心軟。

    所有的這些,他全都不知道,每日里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其實木槿曾經勸過太后,那一次太后被禁足,蕭宏只去過一次,字里行間還一直在埋怨太后關鍵時刻掉鏈子,拖了他的后腿。

    那個時候,木槿就已經看透了蕭宏的本質,可是太后心軟,自覺應該對得起死去的先皇后姐姐,將太子扶上那個位子。

    唉

    得之失之,誰又能說的清楚呢。

    蕭宏本就是一個自大卻又愚蠢的人,因為不喜歡季語凝,在鄭貴妃的花宴上就敢就著三皇子蕭鐸的計策順勢將季語凝推進了湖里,若不是蕭儉將人救了上來,恐怕,季語凝真的會死在那個湖里。

    他怎么不想想,季大學士會怎么想,還會用心輔佐他嗎

    還有蕭睿,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將蕭睿看在眼里,可是太后卻早就意識到,蕭睿會成為以后朝臣的中流砥柱,再三的勸說他,要交好蕭睿,可是他怎么說。

    “一個病秧子,母后讓我討好他干什么”

    好吧,太后只好動用自己的關系,替顏如初解了宮宴之圍,如今朝中上下安定,蕭睿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可惜,蕭宏全都看不到

    太后心中無奈,可是面對蕭睿只能溫聲。

    “聽說皇上換了侍衛統領”

    蕭宏隨意的坐在了太后的對面,拿起一個葡萄扔進了嘴里。

    “是呀,怎么了”

    蕭宏又拿起了一顆葡萄,斜了一下眼睛“母后消息挺靈通,原來那個侍衛統領辦事不利,不僅讓蕭恒逃了出去,幾天了,還一點線索也沒有要他干嘛”

    太后噎了一下,又不甘心的說道“他畢竟也是你父皇的人”

    “父皇也不會讓不干活的人空站著位置的不是”

    不等太后說完,蕭宏又拿起一顆葡萄,打斷了她的話說道。

    太后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只好換了話題“那聽說,你提了一個守門口的小公公做了近侍”

    蕭宏聽完,將手中的葡萄一下子丟進了框里,拍了拍手,說道“母后今天是要告訴朕,朕的一舉一動都在母后的掌握之中嗎”

    太后一噎,不明白怎么蕭宏的思路就轉向了這里。

    “哀家不是這個意思,哀家是覺得,皇上提拔近侍倒也無可厚非,只是隨便這樣一個人,是不是妥當,可曾查仔細了。”

    太后忍著心中的不適,一條一條的分析。

    蕭宏冷哼了一聲“母后說是無可厚非,可是又這樣那樣的提著條件,不是掌握著朕,是什么母后,朕已經是皇帝了,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小孩子,有些事朕可以自己做主,就不勞母后費心了。”

    說完,蕭宏一甩衣袖,起身離開了,只剩下皇太后目瞪口呆了許久

    兩天后,正是秦氏的孩子,小名叫做寶兒的洗三日。

    寶兒是如初給取得小名,此時她正輕輕的抱起了寶兒,看著他漸漸變白嫩的小臉,忍不住偷偷親了一口,寶兒似乎被打擾了睡覺,鼻頭小小的皺了一下,又睡了過去,如初看著他可愛的樣子,忍不住想笑。

    外面近親已經陸陸續續的來了,如初聽到了忠勇伯府小寧氏等人的說話聲,放下寶兒進了秦氏的屋子。

    雖然是夏天,秦氏還是穿著長袖子,就怕被風吹到了,屋子里擺放著鮮花,沖淡了潮濕的氣味。

    “呀,我們阿初過來了。”小寧氏和羅氏笑著拉過了如初,親昵的抱在懷里。

    “看看,都是大姑娘了,這么高了。”羅氏忍不住比劃著,都快超過她了已經。

    秦羅伊隨后也進來了,跟著笑道“可不,回頭呀也該出嫁啦”

    如初被秦羅伊逗趣的眼神看的臉上一紅,嘟著嘴嗔道“姑姥慣會打趣我”

    “我哪里打趣你,你自己看看,外面某個人已經伸長了脖子了。”

    秦羅伊笑著刮著如初紅紅的臉,笑道。

    如初心中驚訝,急忙舉目向外面看過去,哪里有蕭睿的影子

    “哈哈哈,騙你的”秦羅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