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都市小說 > 陌上顏如初 > 第二百四十七章永遠是您的女兒

第二百四十七章永遠是您的女兒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如初看著她,笑道“如今三叔也知道不再胡鬧了,不是挺好,再說,不試試你怎么知道不行呢”

    顏如錦有些猶豫“可是,這,不好吧若是不成”

    如初笑道“成不成,誰又規定不可以問問呢,又不是要相親什么的,鬧得人盡皆知,可以讓大伯幫著問問嘛。”

    “可是,可是我說,這”顏如錦有些不好意思。

    如初卻眨著眼睛道“嘿嘿,三嬸會幫你說話的。”

    “啊”顏如錦好奇的看向如初。

    回到伯府,如初先陪著顏如錦回了鄭氏的院子。

    “三嬸嬸,我可是完璧歸趙了,將錦妹妹好好的送回來了哦。”

    鄭氏笑道“哎呀,多虧了阿初,還記得帶她出去見見世面,你看我這一把年紀了,讓她陪我去,她還不去呢。”

    如初抿嘴笑著“沒關系的三嬸嬸,日后我出門多帶著錦妹妹,到時候你可不能嫌煩。”

    “哎,不煩,不煩。”鄭氏其實還巴不得呢,如今顏如初認識的人可不同往日了,再說,將顏如錦靠給如初,她也放心不是。

    如初笑呵呵的開始將了今天的見聞,末了說道“哎,對了,三嬸嬸,你知道我今天看到誰了嗎就是給顏如玉相親的那個,大伯那個屬下的兒子,不是后來中狀元了嗎”

    “啊,是啊,是啊,有這么個人。”鄭氏急忙點頭,對這個人她印象可深,那時候她是嘆息了一下,怎么那時候顏如玉不同意,沒給錦兒也說說呢。

    如初依然在眉飛色舞的說道“聽說他現在可是皇上面前的紅人了,皇上不止一次的贊揚他剛正不阿,才華橫溢。”

    鄭氏心中驚嘆“他這么厲害啊,唉,可惜了,可惜了,如玉那時候要是答應了,如今也是官太太了,唉”

    雖然顏如玉選的路他們都不認同,不過看到她如今的下場,心中還是唏噓不已的,好在沒有牽連了伯府。

    如初心中偷笑,面上卻是一副遺憾的表情“是啊,誰說不是呢,差一點他可就成了咱們伯府的女婿了,唉,不過話說回來,如今我們伯府的姑娘配他,那也是配得上的。”

    說完,如初就笑瞇瞇的告辭了。

    顏如錦聽著她倆一句一話,坐立難安,也跟著告辭匆匆走了。

    只留下鄭氏,一邊做著手中的針線,一邊在心中嘀咕,這么好的小伙子,怎么就跟我們伯府沒有什么緣分呢,哎,也是,若是那時候她心中再確定一點,爭取一下,說不得她們錦兒就是如今的官太太呢,那還有后面被徐嬌刺傷的事情

    嘶阿初說,我們伯府的姑娘如今也不是配不上,如今伯府的姑娘,除了她,就只剩下錦兒了

    她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如今蕭睿回來了,他們的婚禮也就該提上日程了。

    那,就只剩下錦兒了

    鄭氏慢慢的將手中的針線放了下去,似乎下定了決心,向前頭走去。

    翠青三步并作兩步的跑回了依柳園。

    “姑娘,姑娘,夫人去前頭找大夫人去了。”

    顏如錦“騰”的一下子坐了起來,連聲問道“是嗎現在去了嗎就她自己嗎”

    得到了翠青肯定的回答,顏如錦心中不安,抬腳就想去瀾西園,走了幾步又回來了,不行,現在不能去。

    顏如錦還是難掩心中的緊張,端起桌子上已經冷掉的茶水,一飲而盡,然后道“將我的針線拿過來,我要做會針線。”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左右,鄭氏臉上帶笑,回了院子,顏如錦才放下了心,端著針線筐,嘴角是止不住的笑容。

    如初來到秦氏的院子里,一邊逗弄著弟弟,一邊跟秦氏嘰嘰喳喳的說著,只有在秦氏這里,如初才像一個孩子一般。

    秦氏聽完,點著她的額頭道“你呀你,就好好跟你三嬸嬸說就是了,怎么還轉彎抹角的”

    如初吐了吐舌頭“這不是錦妹妹不讓嗎她臉皮薄。”

    “嗯,那你臉皮厚。”秦氏笑道。

    如初頓時不依了“娘,您看您,我這是做好事,您還打趣我,看,寶兒都不同意了。”

    寶兒已經三個月了,似乎想學著翻身,屋子里放著炭盆很是暖和,他只穿著一件薄薄的小襖,臉紅撲撲的,兩個笑短腿使勁的蹬著,憋坑憋坑的翻了半個身子過去,可是卻怎么也翻不過去了,氣的哇哇大叫。

    如初在一旁被逗得哈哈大笑,秦氏無可奈何的,托了一下他的小屁股,他才翻了過去。

    終于翻過身了,寶兒好像很開心,使勁的抬著頭,沖著秦氏和如初咧著嘴笑,哈喇子卻唰的流了下來,這下如初更是給笑瘋了,指著他拍著炕邊大笑,寶兒也不清楚如初在笑什么,反正跟著如初也笑了起來。

    等到笑累了,寶兒趴著也有些累了,堅持不住睡著了,奶娘將他抱了下去,秦氏攬過如初,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發。

    近兩年她的頭發長的越發好了,黑亮黑亮的,如海藻一般的頭發垂在肩上。

    秦氏嘆息了一聲,道“端王回來了,想來你們的親事也會提升日程,再過沒多久,就是別人家的人了”

    原來的親事定的八月份,時間急,秦氏沒有時間去多想,一直在擔心自己坐月子不能管好如初的出嫁,可是過了這幾個月,秦氏心里的不舍卻越來越多了。

    如初也有些心酸酸的,不過她卻壓制了,揚起笑臉,道“這樣起碼有一個好處,爹爹就能回來了。”

    秦氏點頭“是啊,我們都能看著你出嫁了。”

    如初轉身投進了秦氏的懷里,聲音有些哽咽“娘,我會一直是您和爹爹的女兒,變不了的,不是別人家的人。”

    秦氏眼睛一酸,淚水滾落了下來。

    養女兒終歸會有這么一天,看著她從牙牙學語,蹣跚學步,到讀書繡花,漸漸的長大成人,亭亭玉立,仿佛才不過一眨眼的時間,可是她卻該出嫁了,從此以后生活在另一個家里,不知道習慣不習慣,自己再也不能看著她的笑顏,也不能再跟在她身后,追著她囑咐不要吃冷茶,不要吃太多小心積食,夜里注意蓋好被子,不能著涼

    秦氏緊緊的抱住了如初,仿佛她還如小時候一般。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