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科幻靈異 > [綜]英雄富江 > 第67章第 67 章

第67章第 67 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你是何人”

    安倍吉行被殺生丸光鞭上的毒折騰得十分狼狽, 不過他也是活了上千年的陰陽師, 在漫長的時光中從未停下修行,不懈的鉆研陰陽術,雖不比自己的父親安倍晴明,但也算是小有所成。犬妖的毒雖然厲害,只一下還要不了他的命。

    在御門院的一眾家主中,安倍吉行所生活的, 可是眾妖橫行的平安京。

    “呵呵,晴明的兒子”玉藻前展開蝙蝠扇掩著口, 意味深長的輕笑了一聲。

    “玉藻前大人”

    “玉藻前大人。”

    跟隨螢草一起來向富江大人報告一個棘手委托的桃花妖與櫻花妖, 見到熟悉的妖怪之后,不顧富江定下的規矩直接在人前顯露出了身形, 神色激動的看著玉藻前。

    玉藻前打量了一下兩只妖怪, 有熟悉的味道。

    “你們是晴明的式神嗎”大妖怪愉快的笑起來,“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們。”狐貍面具后幽藍的眸子中映一抹懷念, “那時候的平安京,可真是熱鬧啊。”

    紅著眼的桃花妖低低的抽泣了起來,櫻花妖也滿是哀傷,搭著桃花妖的肩膀無聲的安慰著她。

    “是的, 我們是晴明大人的式神。”櫻花妖回答, 對與晴明大人關系非凡的大妖怪十分恭敬。她還記得平安京時, 九尾妖狐玉藻前就常常來晴明大人的陰陽寮拜訪, 偶爾會帶一些小東西來, 有時是點心, 有時是時下小孩子喜歡的玩具。

    據說都是晴明大人幼時喜歡的,在晴明大人已經成為名揚天下的大陰陽師之后再送來這些,玉藻前大人可是非常促狹,但也表明了他與晴明大人之間深厚的關系,式神們都很尊敬他。

    “玉藻前大人,”桃花妖吸著紅紅的鼻子,“您后來去了哪里晴明大人晴明大人他”

    “人類的生命何其短暫啊,”玉藻前唇邊溢出一縷嘆息,“哪怕他擁有葛葉的血脈,成為最強大的陰陽師,壽命卻遠遠不及普通妖怪。不必太過悲傷,晴明的靈魂已經前往彼岸,那里有葛葉的人接引他。”

    “可是,”桃花妖咬著下唇,大大的眼睛看了看在場的陰陽師們,這些人身上有晴明大人的氣味,準確的說,是晴明大人晚年的氣味。“他們說晴明大人還能再次轉世。晴明大人臨終前也是這么說的。”

    “不錯,”即使一條手臂快廢了,安倍吉行依然站得很直,維持著一份尊嚴。“你們既然是父親大人的式神,為何不來幫助我們”

    他看到了刻在兩只妖怪身體中的桔梗印,經過了千年的時光,那道靈力依然清澈,咒印的力量未曾消退,如果父親大人現在復生,依然可以操控這些式神。

    傳說父親大人有數百式神,每一只都是當時強大的妖怪,被收服后甘愿成為式神。安倍吉行僅有的幾次前往父親的陰陽寮,居住在那里的式神給他留下了終生難忘的震撼。

    式神的本質是妖怪,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大天狗,一目連,妖刀姬,這些大妖怪的身上強烈的妖氣讓他幾乎無法站立,對待主人之外的人類依舊眼神森冷,從骨子里透出妖怪的血腥殘酷。

    多么強大可怕的妖怪,大天狗扇動羽翼,飄落的鳩羽能輕易殺死一個城池的人類,自己這種在當時已經小有名氣的陰陽師,在他們面前不堪一擊。

    安倍吉行十分恐懼,但隨之而來的是對父親大人的深深敬仰與無法抑制的狂喜。

    在說起安倍晴明時,很多人都會著重強調他有妖狐的血脈,但他是以人類之姿存活于世,僅憑一個咒印,就束縛了數量眾多實力超群的妖怪為安倍家所用。而得到了這些式神的安倍家,無疑會成為最強大的陰陽師家族。

    遺憾的是父親亡故后,作為新一代的安倍家當家,安倍吉行并未能繼承父親的陰陽寮。曾經繁盛一時的安倍晴明陰陽寮漸漸沒落,安倍家的榮光也不再,被后來居上的麻倉家所替代,與他同代的麻倉葉王,在父親大人晚年就替代了他成為了最強陰陽師。

    重新恢復安倍家的榮光,是自父親大人之后的歷代家主所追求的最終目標。為此,即便利用妖物羽衣狐在在所不惜。

    “晴明大人說過,在他死后,我們禁止接觸安倍家的人。”櫻花妖冷靜的說。

    事實證明,聽從晴明大人的吩咐不會有錯。

    她與桃在晴明大人死后就回到了深山中化為原型,在櫻與桃混成的樹林中修行。千年時光中時代變遷,她們也曾醒來更換住所。每一次,都有不聽晴明大人的吩咐參與轉生計劃的式神喪命的消息。

    大家想要晴明大人復活的迫切心理櫻與桃都感同身受,但晴明大人最后的吩咐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為死去同伴們悲痛的同時,她們也慶幸自己聽從了晴明大人的吩咐。

    這一點也是安倍吉行不能理解的,父親大人明明有那么多強大的式神,為何不許他們來協助轉生計劃如果有這些大妖怪的加入,這個計劃在第一次的時候就該成功了。

    “你們有聽晴明的話,做得不錯。”玉藻前夸獎。

    “玉藻前大人,晴明大人真的會復活嗎”

    妖怪活得時間要比人類長很多,記憶卻比人類要好,即便隔了上千年的時光,桃花妖也還記得首無講的那個恐怖故事。曾經在陰陽寮中度過的美好時光,終其一生,她也不會忘記。

    “不會,逝去的人是無法再回到人世間的。”玉藻前憐惜的看著默默掉下淚珠的桃花妖。

    “不父親大人說過,他將再次轉生,我們安倍一族世世代代為他守護靈座,就是在等待他的再次歸來”一直將這件事作為自己信念的安倍吉行在被否決后情緒激動。

    “你自認是晴明的兒子,晴明在世時,你與他相處的時間比天皇派來的傳喚使者還要少,卻依然如此維護他,可見人類對血脈親情是十分看重的。”玉藻前轉向安倍吉行,總掛在嘴角的微笑帶著一絲嘲諷,“那么,晴明為什么要拋棄自己的母親葛葉,選擇羽衣狐作為他的新母親呢”

    安倍吉行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他是在父親大人離世接任當家之后才知道的這件事,為何如此行事是父親與安倍家當時的長老們決定的,他只是忠實的執行了這個計劃。

    他的眼神中出現了茫然,難堪的站立著。

    “那是為何”御門院心結心結平靜的直視傳說中的妖狐玉藻前,“能否請您將知道的告訴我”

    玉藻前轉眸看了她一眼,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就在御門院心結心結以為他會說的時候,豎起一根手指輕輕放在唇上,“不能。”

    御門院心結心結這個套路有點不對吧你現身的目的難道不是將當年的一切說出來嗎

    她這副大受打擊的模樣讓玉藻前笑了,帶著一點惡作劇成功的小得意。

    “這是懲罰。”玉藻前說,藍色的眸子微微瞇起,仿佛被這個問題勾起了不愉快的回憶,“是你們人類貪心的懲罰。”

    富江若有所思,他仿佛知道了點什么。

    “富江,冒犯了你的人本該由你來處理。”玉藻前無視了御門院家兩代家主異常難看的臉色,轉身對富江說“不過這一次能否讓他們離去”

    “無聊至極。”殺生丸冷冷的評價。

    “肉球是很純粹的妖怪,”玉藻前的身形又被殺生丸的毒華爪撕碎,煙霧一般飄散又聚攏,“即使你在富江身邊呆了一百年,依然不懂人心。”

    “我并不是出于對葛葉后代的愛護,從安倍家承認羽衣狐成為鵺的母親之時,他們就與我無關了。”玉藻前語氣漸漸低沉,收起了玩笑似的笑容,“我只是想看到最后的結局而已。”

    “老規矩。”富江眼睛一亮。

    殺生丸散發的氣息更加冰冷,如果目光能實質化,此刻一臉無奈的玉藻前早就被他切成碎片了。

    “這個習慣可不好。”玉藻前嘆息著搖頭,卻沒有明確的拒絕,看了殺生丸難看的臉色之后,狐貍的天性讓他又恢復了笑容。“帶著你們的人離開這里。”他轉身對御門院家的人說。“別再出現。”

    “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富江面無表情的斜了滿臉驚恐的陰陽師們一眼。“你以為我會在自己家里做什么犯法的事嗎”

    “你當然不會,”玉藻前掃了一眼門口,在普通人看來空無一人的地方,怒氣沖沖的螢草緊握著蒲公英球,恨不得沖上來一下敲暈一個。還有眼神冰冷的犬妖,如果富江不開口,這群陰陽師就算從這里離開,也回不到家了。

    狗可是非常護主的。

    “走吧,你們,不要再來騷擾我父親。”富江輕描淡寫的說著,無波的眼神從御門院一行人一一掃過。

    御門院心結心結被巨大的壓迫感釘在原地動憚不得,這股威壓甚至比銀發的大妖更加強大,連空氣都被奪走,喉頭被死死掐住,仿佛是一條失去了水的魚,瀕臨死亡。

    與那雙黑眸對上的片刻,御門院心結心結瞬間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濃郁的黑暗帶著未知的危險在她身邊平緩的流動著。

    與她記憶中帶著陽息的溫和目光完全不同,看似平靜的目光深處藏著冷酷,與他對視時,身體快要變成冰塊,寒氣從骨子里透出來。

    這不是她銘記了五百年的目光,她記憶深處朝著她微笑的神官,就像夏天的冰雪,無聲無息的化成水珠,滴落在滾燙的石板上很快蒸發,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如果你們想要神火,”富江收回目光,攤開手掌后一團幽藍的火苗跳動著,玉藻前不動聲色的往后退開了兩步,關于這團火,他有過太慘烈的記憶,輕輕搖晃著的大尾巴都收斂了許多。

    “直接來找我。”

    話音猶在耳邊,御門院心結心結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松平宅的大門口,正對著緊閉的大門。

    非常安靜。

    緊接著身后的陰陽師無一例外全都倒下了,就連二代當家也面色慘白。

    “今天的事,”安倍吉行緩緩吐出一口帶著血腥氣的氣息,“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不管是對是錯,也不管有何隱情,復活安倍晴明這件事已經持續了一千年,就如妖狐玉藻前所說,只是想要看到一個結果。

    松平宗一回過神之后,一身黑衣的陰陽師不見了,撐滿了房間的巨犬也不見了,昏迷過去的妻子和幼子目光茫然的坐在椅子上,手里還握著筷子,那個他記得在妻子的尖叫聲中摔碎的碗也完好無損的放在桌子上。管家帶著仆人推開門進來,恭敬的詢問松平先生為何按下緊急按鈕,是否需要報警。

    松平宗一無措的環顧著四周,就像做了一場夢,醒來的時候,混亂到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

    富江

    他猛的扭頭朝長子看去,富江安靜的喝著水,察覺他的注視,抬起頭對上了他的視線,嘴角帶著微不可察的笑意,松平宗一從中感受到了安撫

    在揮退仆人之后,松平宗一靜靜的坐了幾分鐘,心臟突然狂跳起來,半張嘴,上下唇不斷顫動著卻什么也說不出來,瞪大了眼睛看著富江,越急切越說不出話來,就連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里才好。

    富江倒了一杯水推到松平宗一面前。

    “冷靜一點,父親。”

    清冷的聲音像潺潺流淌泉水,蕩滌了內心的不安,松平宗一紊亂的心境慢慢平和下來。像是被誰緊緊撰著的喉頭也松開。

    “富江,”沙啞的聲音喚著長子的名字。

    松平鏡華等待著丈夫,她想知道丈夫會問出什么問題來。

    “果然,我上輩子沒有拯救世界嗎”松平宗一頹然的說。

    嗯已經做好了準備回答父親疑問的富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楞了片刻才回過神。

    “您在說什么啊”他無奈的嘆氣,聲音放軟了許多,“我當然您的兒子。”

    松平宗一是相貌清雋的貴公子,川上美智子在上學的時候也是校花,如果要把長相分等級,他們兩人都該是屬于上等的,可是與富江一比較,就如同漫天月華與螢火之輝。

    所以有人說,松平宗一上輩子拯救了世界,這輩子才生出了如同浮世繪一般艷麗無雙的兒子。

    “發生了很多事情,解釋起來很麻煩,但是如果你想聽,我會慢慢講給你。關于我是你與母親的孩子這一點,無需懷疑。”

    松平宗一松了一口氣,想問的東西有很多,想知道在自己無法觸及的地方兒子身上發生了什么,可對上那道平靜的目光,突然又覺得這些都不重要了。

    “啊,沒事,我只是開玩笑的。”松平宗一露出笑容,“來,繼續吃飯。”

    吃飯松平鏡華不敢置信的看著丈夫,她現在想把桌子掀翻尖叫,丈夫居然還能輕松的說出吃飯

    她張嘴想問什么,繼子的目光掃過來,她又閉上了嘴。

    想了想,起身離開,片刻后拿了一個干凈的碗回來,在兒子茂雄不甘心的眼神中,把桌上最好菜夾進了碗里,虔誠的放在了蹲在椅子上的小白犬面前,就差雙手合十參拜了。

    小白犬冷淡的看了一眼,跳下椅子一溜煙就跑走了。

    試圖抱大腿但失敗的松平鏡華十分失落,又看了看繼子的碗,夾菜的手有點不受控制。

    一家人若無其事的繼續吃飯,松平鏡華突然說“神官的證”

    富江有些驚訝,對松平鏡華忍不住有點佩服,這個時候,還能把這個話題提出來,真是大無畏。在她身邊的松平茂雄渾然不覺的用餐,富江覺得這母愛還真是偉大。

    “如果你不想考試,我可以想辦法的。”松平鏡華強忍著發抖的沖動,回憶起過去自己對繼子做的事,她心都涼成冰了。難怪繼子對松平家的家產半點不動心,有這樣的身份,還要家產做什么

    富江了然,“不必了,我有自己的辦法。我吃飽了,先上樓了。”

    “大神官答應過讓我們走的。”靈力耗盡,御門院心結心結渾身帶傷,二代當家安倍吉行也失去了抵抗的力量,其余的陰陽師更加不堪一擊。而站在對面的銀發大妖,表情漠然,金色的獸瞳不帶半點感情,用看死人一樣的目光看著他們。

    “那是他答應的事,與我無關。”瑩綠的妖力在利爪上凝結,最后揮出一次,就能結束這場無聊的戰斗。

    “活了上千年,不過如此。”殺生丸面無表情的說,“人類終究是人類,弱小至極。”

    ,

    “哦呀,如果這話被富江聽到,他可是會生氣的。”玉藻前從容靠近,遠離了富江的神火,蓬松柔軟的大尾巴又開始輕輕搖晃起來。“富江有一顆人類的心。”

    殺生丸利爪揮出的方向從失去反抗能力的陰陽師變成了玉藻前,極為強勢的一擊,將玉藻前伸出抵擋的蝙蝠扇折斷了。

    “你準備違背富江的意志嗎”玉藻前微微瞇起雙眸,身體出現了重印,一位沒有戴面具的美麗女子仿佛要從他的身體中脫出,這是大妖怪覺醒的前兆。覺醒之后,實力會大增。“他會不高興的。”

    “他不會知道的。”金色的獸瞳盈滿了濃烈的殺意,“連你也一起消失。”

    “所以我當初才建議富江把你送走,”玉藻前搖頭,“犬類的地盤意識與獨占欲是非常可怕的。可惜他沒有在意,果然被我說中了。”

    玉藻前摩挲著自己的手腕,那里在他第一次見到銀發犬妖的時候,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幼年犬妖的毒算不得多厲害,另玉藻前感到心驚的,是那具小小身體里爆發出來的殺氣,在富江摸了自己的尾巴之后,幼犬陰翳的注視。

    很小的一只,就將富江看做自己的所有物了。

    比起人類,妖怪的感情非常淡漠,越強大的妖怪,越不容易受到外界影響。

    也正因為如此,一旦妖怪認定了一件事,就很難再更改。

    就如同千年之后,那些孩子們依舊記掛著晴明,已經從幼犬成長為真正強大的犬妖,也沒有放棄富江。

    殺生丸一言不發,揮動利爪的速度越來越快,金色的獸瞳隱隱有變紅的趨勢。

    他從第一次見,就很討厭這只與神官關系不錯的狐貍。

    “停手吧,你沒有絕對殺死我的把握。”玉藻前的聲音變得輕柔,臉上的面具消失,變為女子妝容,身后晃動的尾巴又增加了,仔細一看已經有九條之多。

    “富江知道后,你就再無可能了。”覺醒后的玉藻前站著御門院陰陽師之前,對迎面而來的綠色氣刃不躲不避,那氣刃在觸及他之前,驀然消失在空氣中。

    “不要再出現在他身邊。”

    殺生丸眼中的暗紅褪去,手臂垂下,繡著六瓣梅的寬大衣袖垂下,鋒利的指甲悄無聲息的消失。銀色長發在空氣中揚起,他轉生離開。

    “多謝您的幫助。”御門院心結心結艱難的向玉藻前低頭。

    很難堪,身為陰陽師卻向妖怪低頭,但對方救了他們一行人是不爭的事實。

    “不必謝我。”已經變為艷麗女子模樣的玉藻前微微一笑,“就如同我之前所說,救下你們,并沒有安什么好心。你們記住這次教訓,不要再打富江的主意了。”

    這一切,沉迷趕作業的富江一無所知。

    寫完全部家庭作業,簡直比與妖怪戰斗更讓人傷神,他筋疲力盡的睡去,連夢都沒有做一個。

    第二天,收拾好準備上學,一如既往的與父親共用早餐,意外的是松平鏡華帶著松平茂雄也出現在了早餐的餐桌上。

    松平宗一顯得十分高興,說話都帶著笑意。

    “跡部家給我發來邀請了,關于貴子與跡部家繼承人跡部景吾的婚事,我們需要商量一下。我覺得最好是先訂婚,你覺得怎么樣富江”

    富江頓時失去了吃早餐的心。

    跡部怎么回事還沒搞定他家里嗎有點為之前的惡作劇后悔了。

    可是父親是怎么回事

    “貴子”我們家哪里有一個貴子用來嫁給跡部家

    “是啊,你妹妹貴子,她已經先去上學了。富江,到了學校要好好照顧她啊。這是你作為兄長的責任。”松平宗一語重心長的說,“嫉妒妹妹搶走你好朋友的注意力,可不是哥哥做的事。”

    富江

    “好的,我會照顧貴子的。”富江冷笑著回答。

    不管這件事是誰的手筆,她死定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