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其他小說 >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 第2694章 無法猜測到

第2694章 無法猜測到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唐笙一邊接起電話,一邊已然轉身朝前走去,完全在瞬間,遺忘了封景遇的存在

    “墨晨”唐笙甜甜的喊了聲。

    “吃過了嗎”石墨晨聽到唐笙聲音的瞬間,仿佛,就連機場玻璃外那毛毛細雨都變得柔和起來。

    “剛剛吃完”唐笙笑著說道,“你剛剛起來”

    “在機場”石墨晨好看的嘴角淺揚。

    以前,總以為這樣很廢話的開場白不會出現在他的身上,卻原來,當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很平常才會覺得是那么溫馨和歡喜。

    “要回洛城了嗎”唐笙問道。

    “先去一下紐約,有點事情要處理。”石墨晨交代行程,“忙完后回洛城。”

    “哦”唐笙應著聲,走路的步子,隨著和石墨晨的閑聊,都充斥著戀愛下的歡快和透著小女孩心思下的忸怩。

    封景遇站在原地沒有動,只是靜靜的看著唐笙朝前走的背影。

    她說什么,聲音不大,可在安靜空曠的環境下,他還是能聽到的。

    沒有什么重點,可偏偏,就因為沒有重點,才是重點。

    石墨晨是什么人

    這樣廢話般的閑聊,怎么會出現在他身上

    這次西雅圖,唐笙和石墨晨發展的很快速啊

    有什么東西在心臟的位置戳了下,封景遇沒有理會,只是臉在黑夜下,籠罩了一層冷寒的氣息。

    只是,發展的有多快,封景遇不是神仙,不清楚唐笙和石墨晨已然做了情侶間該做的所有事情。

    而石墨晨自然也不是神仙,猜不到此刻,封景遇竟然在唐笙身邊

    “要登機了。”石墨晨余光瞥見機場候機室里的地服人員走向阿六那邊,提醒他們要登機。

    “哦”唐笙有些不舍,卻也只是一下,隨即眼睛靈動的轉了下,“想你”

    石墨晨垂眸,嘴角頓時染上了笑意,“記得保持。”

    唐笙當即嘴咧開,“嗯”了聲后,說道“到了給我發信息。”頓了頓又跟了句,“嗯我醒來,可以看到。”

    西雅圖到紐約飛行要五個多小時,石墨晨到的時候,唐笙怎么也是在夢鄉中。

    “好”石墨晨應聲,隨即二人都帶著不舍的情緒,掛了電話。

    唐笙此刻儼然已經忘記封景遇的存在,拿著手機,雙手背負在身后,腳步蹦跳的朝前走

    只是,當視線觸及停車位置的時候,才猛然驚覺到自己遺忘了什么

    腳下一滯,看著停車位上的幾輛車,唐笙扇巴了下眼睛,猛然轉身

    “呦,不容易,終于還能想到有我這樣一個人存在。”封景遇聲音里透著不知道是嘲諷還是自嘲的情緒。

    唐笙翻翻眼睛,直接跨過剛剛她因為接電話而遺忘封景遇的事情,“就送你到這里了,好走不送”她假假的扯了下嘴角后,轉身,朝著她住的那邊就欲走去。

    “笙笙。”封景遇喊了聲。

    唐笙停下動作,“干嘛”

    “你不覺得,你剛剛的行為不禮貌嗎”封景遇問道。

    唐笙確實覺得不禮貌,可不知道為什么,因為對方是封景遇,她沒有辦法真的去抱歉。

    也許,是因為這個人總是不正經,也總是捉弄她吧

    可此刻被他這樣一問,抱歉的情緒,一下子被勾了上來。

    “還好吧”唐笙嘴硬。封景遇走了上前,“為了補償你剛剛的行為”他故意頓了下,就在唐笙又開始警戒上的時候,他一把抓住了唐笙的手腕,嘴角勾起邪肆的笑,不管她本能掙脫的架勢,已

    然拉著她往車的方向走去,“你陪我去喝一杯”

    “喂,誰抱歉了,誰要補償你”唐笙氣死了,“我剛剛回來,飛了很久,還要回去睡覺呢”

    “喝一杯助眠”封景遇也跳過唐笙的意愿。

    唐笙那個氣啊,想要掙脫掙不開,氣得抬腳就想去踹封景遇,可被躲開,那更是氣上加氣。

    院子里偶有路過的傭人,看到唐笙如此“潑辣”的行為,頓時一個個目瞪口呆。

    他們什么時候見過這樣的笙小姐

    小時候剛剛回來唐家的唐笙,乖巧可愛,惹人疼。

    隨著爸爸離開,愛笑的唐笙變得沉默起來,隨著長大,大家只能看到一個學會自我保護的唐笙,卻哪里見到過這樣的

    “哼。”陳璐梅看著被封景遇塞進車里的唐笙,冷冷哼了聲,語氣也是酸溜溜的說道,“瘋瘋癲癲的,還一天到晚裝的似模似樣也就是在二叔那里。”

    唐瀟視線確實看著封景遇,手微微攥了攥,沒有接話。

    只是,眼底漸漸浮現的惡毒,在夜色下,格外的滲人。

    深情密碼。

    作為龍島一個很有特色的酒吧,這里好似總是流傳著很多或傷感、或錐心、或迷戀的愛情。

    當深情被一道密碼封印,酒精往往成了最好的救贖。

    “來過幾次龍島,從來沒有來過這里”封景遇看著酒吧門口,若有所思,“聽說,有故事的人,最愛來這里。”

    “我沒故事”唐笙斜了眼。

    她在龍島長大,這個酒吧的故事,她自然很清楚。

    那個傳說中,溫潤的殿下,因為一個女人,終身未娶縱然那個女人死了,他也將她當成了終身的伴侶。

    最后去世,他也沒有入葬皇家墓地,而是在那個女人的墓旁相鄰。

    他的遺愿是,他只想生生世世的守護著她。

    想到這個,唐笙心情莫名的酸了起來。

    龍家人的愛是多少女孩子向往的

    可如今,她有些害怕,害怕楚恒

    “沒故事無所謂,有酒就好。”封景遇哪里管唐笙嫌棄他的態度,拉著她下了車就往酒吧走,“而且,等下酒喝著喝著,指不定就有故事了。”

    “封景遇”唐笙因為封景遇語氣里透出的一絲輕浮當即沉臉。

    封景遇卻回頭看了唐笙一眼,嘴角含著邪笑,那一副你瞎想什么的樣子,氣得唐笙當即抬腳想要去踹。

    “笙笙”就在唐笙腳才抬起來,酒吧里龍楚恒走了出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