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錦鯉小媳婦 > 第326章 趕

第326章 趕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你閨女算計陸振南,欺負楚凌,被陸振南發現了,還不肯承認!”

    何闞云黑著臉解釋。

    黎敏看了哭唧唧的何玉樹,立即走開了。

    “媽,你——”何玉樹對黎敏很失望,為什么要這么對她?

    “這哪里是陸大哥發現的,明明是楚凌告狀!”

    “你以為楚凌像你一樣一天天的游手好閑無所事事嗎!”何闞云喝道。

    “人家忙著呢,還有以后見到陸振南不許叫陸大哥,叫陸團長。

    何闞云挺直的身板突然佝僂了下去,整個人被失望籠罩。

    他把藍云偉支出去買煙,走到沙發前坐下。

    “這些年,我忙于工作和給你媽治病,沒有教養好你。

    現在你成年了,也嫁人了,回京都好好過日子吧。

    你爺爺給你在云都軍區醫院找的那份工作,我明天就去辭了。

    你和云偉剛剛結婚,不適合兩地分居。”

    “爸,我是你唯一的親閨女啊,你怎么能趕我走?”何玉樹當時就急了,秦玉馬上要調回來,她們說好了一起對付楚凌,她回京都,秦玉怎么辦?

    況且她也不想回京都,這里才是她的家,她在這里長大的!

    憑什么楚凌來了,她就得走!

    “云偉已經在申請調動了,最多半年他就會來云都,對我們的感情不會有影響,媽媽剛剛好起來,我舍不得離你們!”何玉樹打起了感情牌,不斷朝黎敏使眼色。

    黎敏無動于衷,她愧對女兒,但更對不起丈夫。

    這么多年讓他既當爹又當媽,還要工作,帶自己去看病,承受外界的流言蜚語。

    她欠丈夫的實在太多了。

    而且她也覺得閨女不適合留在云都。

    大年三十她們才回家,這才幾天就跟楚凌對上了。

    黎敏深深的覺得自己閨女想回云都不是想跟他們兩口子好好相處,過日子。

    而是來強拆陸振南和楚凌的。

    所以支持丈夫的決定。

    陸振南和楚凌已經結婚了,而且兩人有感情。

    外面人的看法一點都不重要,只要人家夫妻彼此喜歡就行。

    閨女管得太寬了,她以為自己是誰?

    黎敏的冷漠讓何玉樹徹底慌了,連哭都忘了。

    何闞云很欣慰,媳婦好了之后,明事理,顧大局。

    “我和你媽也舍不得你,但是你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小家,要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家庭。

    況且你媽懷孕了,她沒精力照顧你。

    我要上班,還要照顧你媽,也沒那個精力去照顧你,所以你回京都,跟云偉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選擇。”

    黎敏瞪了何闞云一眼,你——

    她昨天才發現自己懷孕,他們還沒商量好怎么安置這個孩子,何闞云就捅出去了。

    “你,你們——”何玉樹感覺自己被拋棄了,哭著跑進自己的房間,摔上房門。

    黎敏瞬間頭大,堅定了把何玉樹送走的決心。

    女兒越來越沒有教養,不能讓她留在這里了。

    她仿佛跟女兒說了很多次,楚凌給她治病的法子不走尋常路,但見效了就行。

    她相信自己的丈夫,不會有什么別的想法。

    自己這么多年病著,他都不離不棄。

    知道自己沒病,他反而去尋找第二春了?

    這不可能!

    況且楚凌也不是那種勾三搭四的孩子,那孩子正直善良,是個難得的好姑娘。

    他們根本就是兩代人,哪里會有玉樹說的那些齷齪啊。

    玉樹會那么想是對丈夫的侮辱,也在侮辱楚凌。

    還是讓玉樹回京都吧。

    自己娘家婆家都在京都,有人照顧玉樹,她也放心。

    再說女婿也在京都水利局上班,玉樹應該跟女婿過自己的小日子。

    調動工作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兩地分居時間久了,容易出問題。

    尤其像玉樹和女婿這種靠介紹認識,沒見過幾次面就結婚的。

    感情本就不穩固,經不起離別的考驗。

    玉樹雖然跟她小姨學過打針拿藥,到底沒有經過正規培訓,她性子又毛躁,不適合干護士的工作。

    還是讓人家科班出身的孩子去做吧。

    工作那么多,總有適合玉樹的。

    何闞云一不做二不休,給老爺子打了個電話,告訴他何玉樹回京都的事情后就急忙掛了電話,深怕被追究。

    “媳婦,你有時間去楚凌家一趟吧,替玉樹道個歉,順便打聽一下懷孕的事情,我去上班了!”

    “哎!”黎敏點點頭,是應該去楚凌家道歉。

    她也是個急性子,把何玉樹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給何闞云打了個電話。

    何闞云派車把何玉樹和女婿送走了。

    楚凌聽說后,淡淡的笑笑。

    三天后的下午四點多,黎敏去了楚凌家。

    楚凌正坐在沙發上給秋生織毛衣,劉麗華在一邊繡花。

    秋生坐在茶幾前,拿著水彩筆一絲不茍的給楚凌的畫上色。

    “黎阿姨,你怎么來了!”楚凌起身迎接,十分意外。

    “師長夫人——”劉麗華哆嗦著站起來,整個人緊張得變形。

    “楚凌,我有點事情找你!”黎敏開門見山。

    “黎阿姨,你請坐!”楚凌已經明白了什么,從善如流的點點頭。

    然后對緊張得不行的劉麗華交代,“劉姐,晚上我想做餃子吃,我幫我去弄點蘿卜回來?”

    “哎,好!”劉麗華將自己的東西收起來,哆嗦著腿離開了。

    艾瑪,面對領導家媳婦,真是好緊張啊。

    楚凌應對那么從容,她可學不來,還是去挖蘿卜吧。

    黎敏選擇了楚凌對面的沙發坐下去,下意識的四處打量。

    這家真漂亮,她長這么大都沒有見過這么漂亮溫馨的布置。

    楚凌親自沏了一杯香蕉牛奶汁,放在黎敏滿前,“黎阿姨,喝水!”

    “謝謝!”黎敏端起冒著熱氣的香蕉牛奶汁,心情漸漸放松。

    她以為楚凌會給自己難堪,結果這丫頭絕口不提,她反而更加愧疚。

    “楚凌,我這次過來,首先要向你道歉,上次的事情是玉樹不對。

    那孩子一時鉆進了牛角尖,我和老何讓她去冷靜了。”

    “我聽說了,謝謝你們的深明大義。”楚凌暗道,你們是一對好父母,何玉樹嘛,呵呵——

    年紀不大,齷齪不少,誰給她幾巴掌可能能好點。

    楚凌以為那個任務要落在自己身上,結果何玉樹送走了,真是遺憾。

    黎敏的心徹底放到了肚子里,老何說得沒錯,楚凌這孩子是個好的。

    “你不怪我們就好,這次來,我還有個請求——”

    。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