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定河山 > 第十六章 往事并不如煙(一)

第十六章 往事并不如煙(一)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原本接到報告的時候,這位剛剛得到升遷喜訊的京兆府尹,正在內室摟著新納的第七房小妾,正在興匆匆的喝酒慶祝。結果一聽到這個消息,這位喝到了興致之處,正要提槍上馬的府尹大人,當時就被嚇的差點與那位小侯爺成了難兄難弟。

    怕自己升官發財夢還沒有實現,便按上一個治境不利的罪名,被趕回家吃老米飯的這位府尹大人,可謂相當的賣力。整個洛陽城幾乎是被掀了一個底朝天,黑白兩道的人都被動員出來抓人,就差四門緊閉、鐵騎齊出了。

    如果不是怕這件事情鬧到皇帝那里,自己會更加的倒霉。而又非旨不得調動駐軍,恐怕他早就向掌管京城駐軍的殿前司求助,借助京城駐軍的力量緝拿兇手了。但即便是這樣,整個京城此時也已經被折騰的雞飛狗跳了。

    當年黃瓊那位皇帝老子,在皇位坐穩了之后。為了防止再一次出現擅權、擁兵自重的人,對全軍軍隊管轄權做了一個大的調整。重新調整了樞密院、兵部的分工,樞密院掌全國軍務、邊備、戎馬之政令。原有的承旨調兵權以及武官的調動權,被從樞密院給了兵部。

    掌全國武官選拔、兵籍、軍械、軍令,以及地方軍政的兵部尚書,一律改為兩榜進士出身的文官擔任。也就是說將作戰指揮權,與平時的管理權徹底分開。樞密院雖說執掌全國的兵權,但是卻沒有人事權。

    人事權,包括銀錢調撥、軍官和士兵選拔,軍械制造等等,全部都由兵部管轄。雖說樞密院還管著北部和西部的邊軍各部,但能夠直接指揮的兵力也就這么多。而且邊軍的人事調遣、兵力調動,也需要兵部共同署理。

    也就是說沒有兵部的印簽,樞密院單獨簽發的任何命令都不作數。這么一弄,原來除了地方衛軍之外,統領大齊所有軍馬的樞密院,剩下的權限已經相當有限。軍權一分為二,使得皇帝直接將軍權控制在自己手中,

    最關鍵的是沒有了財權,想要專權的人也控制不了軍隊。這有點像是后世的國防部和總參謀部區別類似,國防部執掌全國軍政,但指揮權卻在總參謀部。只不過在這個時代,二者之間的級別調過來了而已。

    作為總參謀長的知樞密院使,在品級上要高于身為國防部長的兵部尚書。不僅如此,黃瓊老爹還規定樞密使,雖說兼任參知政事,也就是相當于副相。但與兵部尚書,不得由一人擔任。武官最大也只能坐到副使,正職必須要由文官擔任,而且必須是兩榜進士出身。

    同時設立殿前司,將最精銳的部隊京城內外駐軍,直接由皇帝掌握。這樣一來,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將,想要完全掌握軍權都幾乎不可能。至于原來的執掌全國軍務,兵部尚書尚在其管轄之下的太尉,由實職變成了一個虛銜,再也無任何實權。

    在做了這么多之后,這位皇帝尚嫌不足。又再三下圣旨嚴令地方官員,除了剿匪或是平叛等特殊情況,可以在地方安撫使、布政使、節度使三使聯署之下,不請旨調動一千五百人為上限的地方衛軍之外。

    包括中書省各位相爺以及樞密院在內,不得未經請旨調動五百人以上的兵力。至于京城駐軍調動一百兵力以上,武官從六品以上都必須要請旨。無旨調動,一律視為謀反。而負責京城治安以及巡防的三千金吾衛軍,也從兵部劃到都察院和大理寺管。

    而除了對軍事統帥機關來了一個大調整之外,還將原屬樞密院管轄的京城四大營,駐扎在西京長安的西都留守所轄五萬大軍,以及禁軍所屬八軍單獨劃出來。其統帥不在向樞密院和兵部負責,直接向皇帝的直屬軍事顧問班子,新設置的殿前司負責。

    即便是這個由勛貴主管的殿前司,對幾大營也只有日常管理權。其余的人事、財政權利,全部都在兵部。戰時需要四大營出兵,殿前司的命令也需要兵部尚書、樞密使共同簽署。四大營的都指揮使,也要接受兵部所派文官同知監督。

    各大營中的文官同知不是一名而是三名,為加兵部侍郎銜都督指揮同知,督促糧餉同知、武選同知。除了都督指揮同知更多是擔任監軍,調兵時需附名調令才生效之外。其余兩人分別掌管各大營的糧餉運撥發放,缺額武官的推薦和選拔。

    殿前司各級官員,一律由皇帝親自從在朝武官開國勛貴后人中指派。不僅兵部和樞密院,包括中書省和尚書省都無權過問,就連皇太子與諸王都非奉旨都不得過問。皇帝搞出這么幾手,可謂是將軍權牢牢的掌握在手中。

    這個府尹要想動用駐軍協助緝拿兇手,就必須要向皇帝請旨,也就是說這件案子就必須要上報。可這樣一來,就很容易讓皇帝對京城的治安產生懷疑。要是這樣被皇帝記住了,恐怕自己以后升遷就沒有啥希望了,甚至不提前回家養老就不錯了。

    那位武昌候府上報與否,這不是他該操心的問題。但自己無論如何,不能主動把這個鍋背到身上。這個家伙琢磨了好大一會,最終還是沒有下決心向殿前司求助。甚至師爺要向金吾衛求助的要求,都被他給拒絕了。

    好在黃瓊母子在動手的時候,周邊圍觀群眾攝于武昌候府的權勢,沒有人敢見義勇為。在見到這位在京城搶男霸女慣了的小侯爺,被人給徹底收拾了一頓,盡管大多數人心里都喊了一聲痛快。可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心存善良的百姓。

    在黃瓊母子離開的時候,很是有幾個趨炎附勢之徒,認為這是自己攀高枝的機會。于是便分頭出動,兩個去跟蹤黃瓊母子,一個人去武昌侯府報信,去京兆府報案。還有兩個人,留在那里看守已經昏迷過去的小侯爺。

    就在接到有見義勇為之人,自發的跟上兇手的報告之后。以為破案已經是曙光再現的這位府尹,帶著京兆府的總捕頭和一眾衙役,趕到發現那二位見義勇為之人的現場時,卻是不由的傻了眼,猶如大三九天被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

    其實倒也沒有什么,就是這兩個跟蹤者沒有走多遠,就被人擊昏在一處小巷之中。而這二位老兄別說兇手的去向,就是誰把自己打昏的都不知道。也就說這二位,什么有用的東西都提供不了。

    黃瓊母親是什么樣的人?雖說眼下正處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但兩個家伙拙劣的跟蹤術,依舊沒走多遠就被發現了。黃瓊母親甚至都沒有親自出手,只是兩塊小石頭,就讓這兩個家伙在地上昏迷到被人一盆水潑醒為止。

    失去了兇手的蹤跡,這位府尹無奈之下也只能一方面加派人手,加大對京城的搜索力度。一方面對酒店老板,外加那幾個原本以為可以借機攀上高枝,現在卻被當做替罪羊的見義勇為者嚴刑拷打。

    只是可憐那位見到這位小侯爺,進了自己店內之后便知道要壞事,早早的與伙計便躲了出去的店老板,那里認識動手的人?盡管被打的死去活來,可也真的沒有什么可以交待的。最終還是花了大筆的錢,走了這位府尹小舅子的門路才將命給保住了。

    當然,這都是后面的事情了,此時已經回到客棧休息的黃瓊母子并不知道。而回到客棧之后,看著黃瓊一臉疑惑的目光,母親站起身來走到窗子前,沉思了良久才開口道:“昨晚,我帶你祭拜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你的外祖父。”

    “你外祖父家族雖不是跟隨太祖皇帝從龍出身,但在宣宗年間南征也算是立了一些功勞,身上有一個世襲從七品武官。你外祖父十五歲襲官之后,便一直在邊軍征戰。十八歲曾經以三百騎兵,打垮遼軍千余精騎而晉升都尉一職。”

    “二十一歲時在燕山府都尉職上,正遇到遼軍大舉犯邊,以三千余鐵騎在燕山府大破遼軍萬余人。積功先后升任薊州守備,燕山、云州二鎮防御使,后調往隴右任玉門關都統。在玉門關任職期間,曾經以弱勝強,擊破進犯之吐蕃、回鶻數萬聯軍,并一路追擊到青海湖。”

    “斬殺吐蕃、回鶻諸軍五萬余人,俘獲牛羊馬數十萬,男女十余萬人。并收復了自理宗末年,被吐蕃襲取的青海一地。如果就此打住,你外公也算是一員名將,倒也可以善始善終。但有的時候,人往往被自己所取得的功勞迷花了眼睛。”

    “青海一役過后,你外公以軍功調回京城以四十剛過之齡,先任兵部左侍郎兼署理兵部尚書。世宗皇帝繼位后,因當朝老將逐步凋零,諸開國勛貴后裔多以糜爛到馬都不會騎,對你外公更加倚重。剛過四十五便做到了樞密使,并加封為淮陽候。”

    “當年世宗皇帝嫌太宗皇帝遷都洛陽時,以當年前唐洛陽宮為基礎,只做增補了部分宮殿的洛陽宮過于陳舊,規制雖說宏大有余,但富麗堂皇方面卻不如長安大明宮,便想要在洛陽城東重新修建新宮。”

    “時正值天下大旱,對于世宗皇帝的想法,大小臣工無不反對,只有你外公支持世宗皇帝。并親自上陣,以工代賑的名義調集十余萬工匠和軍士,用了整整三年時間,為世宗皇帝修建了奢華程度,以及精細之處遠超我們現在居住舊永昌宮的永福宮。”

    “此事過后,世宗皇帝對你外公更加信任。加封你外公為太尉、尚書左仆射兼樞密使,并進爵為淮陽郡公。等于將整個大齊的軍權,完全交到了你外公手中。當時唯一能制衡你外公的兵部尚書,則是你外公在燕山府的老部下。”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