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穿越小說 > 天下為醫 > 第二十七章 北伐如夢

第二十七章 北伐如夢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gxpivb.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gxpivb.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待朱嶦說完,周義山又引關秋陽走到韓飛將軍的面前道:“這位就是令尊的刎頸之交韓大帥,義雖契結,勝如嫡親,當年關大帥鎮熙河,韓將軍鎮延州,互為唇齒,肝膽相照。”關秋陽正要跪拜施禮,韓飛往昔舊事涌上心頭,早已難忍悲情,抱住關秋陽的雙臂,眼含熱淚道:“今見賢侄,如見故人。”

    “當年韓將軍得知大名府形勢危急,不惜違反軍規,未得調令便盡起軍中精銳,率一萬全裝鐵騎,一兵配三馬,馬不停蹄,人不離鞍,兩天兩夜連趕兩千余里,火速馳援大名府,竟累死戰馬五百匹,只可惜趕到時已城破人亡……”周義山說著,不禁熱淚盈眶,哽咽難言。

    周義山之言勾起了那些陳年往事,韓飛至今難以釋懷,此時更加情難自抑,不禁失聲痛哭道:“關兄眼見山河淪陷,壯志未酬,含恨入地,韓某卻來遲一步,真是痛悔不已啊!”

    關秋陽深揖三拜道:“諸位前輩都是家父的恩人,請受晚輩一拜。”

    朱嶦、韓飛、周義山忙上前將關秋陽扶起,一同落座。

    周義山恨道:“當時,隨州府距大名府僅百里之遙,有精兵八萬,危急關頭,關大帥連遣十道告急文書,時任隨州知州秦似道老賊竟以不得詔令為由,按兵不動。此賊亦被金狗俘虜,南歸后竟一口咬定關大帥納城投敵,死于亂軍。關大帥為國捐軀反被誣為叛賊,不知何日可一洗冤屈。”

    朱嶦長嘆一聲,道:“老夫一直暗中調查,只可惜老賊一手遮天,毫無進展。當事之人劉豫如今是齊國皇帝,若查清此案,比登天還難哪。”

    這些舊事已成為周義山心中歷久彌新的傷痕,每每想起都心如刀絞,他早已將為關天岳昭雪作為余生之志,誓死不渝,此刻見朱嶦也一籌莫展,不禁悲憤又失望道:“難道關大帥永無昭雪之日,賢侄也無重見天日之時?”

    “周將軍,咱們一道北伐,若可收復中原,擒獲劉豫老賊,自然可以還關兄一個公道。”說到此處,韓飛一拍腦門道:“末將見到朱老,只顧高興,竟把大事給忘了,對了,末將上書北伐之事,可有眉目?”提起北伐,韓飛總是會莫名地興奮起來。

    “老夫已將你的奏疏壓下。”朱嶦垂下眼角,避開韓飛灼灼目光,神色黯然道。

    “這是為何?”韓飛只覺如當頭澆了一盆冷水,劍眉微立,不解道:“如今完顏昌新敗,金國小皇帝立足未穩,朝局混亂,末將厲兵秣馬,籌畫多年,正為今日啊。”

    韓飛語氣雖是恭敬,卻隱有不平之氣,堂內頓時一片默然。

    “韓叔叔,恕晚輩直言。”關秋陽打破沉默,道:“自古未有權臣在內,而大將能立功于外者。”

    此言一出,滿座皆驚,朱嶦不由贊道:“小小年紀,竟有如此見地,后生可畏啊。”韓飛也暗自稱贊。

    朱嶦站起身來,走到窗邊,舉目遠眺,面色沉郁道:“賢侄所言極是,勝敗不在戰場,而在廟堂之上。”

    朱嶦說到此處,突然想起一事,道:“說起厲兵秣馬,陛下特地賜了賢弟三子屯田足食之事手書。”隨即令親隨將三副題書展在案上。

    眾人圍上前細看,這三副字以黃麻紙所書,筆法灑脫婉麗,乃是臨摹米芾的字法,分別記述了蜀漢丞相諸葛亮、西晉開國大將羊祜以及魏武帝曹操屯田興軍之事。

    “此乃嘉獎韓兄屯田之功?”周義山問道。

    “圣上曾抄書《郭子儀傳》賜予老夫,賜韓兄的書中卻提及曹操,發人深省啊。”朱嶦憂道。

    “如此說來,圣上是在試探末將了。”韓飛面色嚴峻道。

    “眼下該當如何?”周義山不由得心中一沉,當年關天岳觸怒龍顏之事至今仍記憶猶新,圣上一念便可定功過榮辱啊。

    “若是上表謝恩,便是默認不臣之心,若是不受此書,則恐忤逆圣意,確是兩難啊。”朱嶦嘆息道。

    三人默然良久,卻不得其計。

    “小侄有一計,不知可否?”

    朱嶦抬頭見是關秋陽,便道:“賢侄但說無妨。”

    “以小生愚見,可撕曹操屯田之書,隨表上奏謝恩,表明憎恨曹賊,誓學孔明、羊祜忠君報國之心跡。”

    韓飛點頭贊道:“賢侄此計乃兩全之策,真是妙不可言。”

    朱嶦也不由得喜出望外,道:“賢侄一語解難,果然不同凡響。”

    侍從送上茶點,稍事茶歇,韓飛起身走到窗前遠眺,一望無際的得勝湖煙水蒼茫,一如他此時的心境。

    “今上不是早就詔告天下,要‘復中原,還太上’嗎?”韓飛還是有些心有不甘。

    朱嶦似乎并未聽見,只是低頭啜茶。

    “恕小侄直言,今上若不如此,如何使天下歸心。朝廷不過是舉恢復、御侮之名,行安內之實。”關秋陽淡淡道。

    朱嶦放下茶盞,微微頷首。

    “若是不敢言戰,莫說收復中原,這江南半壁江山怕是也難保?”韓飛聞聽關秋陽點出實情,更是憤懣。

    “朝廷眼下正在暗中和談。”朱嶦面色陰沉道。

    “和談?靖和之時便力主和談,結果又怎樣?與強敵和談,無異于與虎謀皮。”韓飛聽到“和談”二字便如吞下一只蒼蠅,他堅信要想和平唯有“不戰而屈人之兵”,那是要以實力和戰績為后盾的。

    “老夫壓下你的奏章,是戰是和倒在其次。”朱嶦一臉憂色道:“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韓飛滿臉疑惑地望著朱嶦,道:“末將的奏章有何不妥?”

    “你知當年太祖為何杯酒釋兵權嗎?”朱嶦幽幽道。

    “自然是怕武將擁兵自重,圖謀不軌。”韓飛半生行伍,對兵家之事自是了如指掌。

    “太祖本是一代雄主,麾下的武將又是多年出生入死、知根知底的兄弟,太祖尚有猜疑,今上從未帶過一兵一卒,對武將們能有幾分信任?”

    韓飛似已體味到朱嶦的良苦用心,沉吟半晌道:“老將軍所言甚是,身為武將,向陛下表忠心,難于戰場殺敵建功啊。”

    “你在奏章中提到‘直搗黃龍,迎回太皇’,恰恰犯了圣上的大忌。”

    “今上不是經常將此話掛在嘴邊嗎?”韓飛一臉迷惑地望著朱嶦。

    “今上可以說,你卻不可。”

    “這是為何?”韓飛愈加不解。

    “有些話只說不做,有些事只做不說。”朱嶦滿腹無奈而又痛心地說道:”你也知道,北伐也是老夫畢生之夙愿,老夫也是多番碰壁,才悟出其中的道理,試想,若是今上決意北伐,勝,則迎回太上皇,一國不可有二主,今上該如何以對?敗,則這江南半壁江山亦難保。北伐,無論勝敗,今上都已敗了,你讓今上如何抉擇?張口說‘北伐’,閉口談‘直搗黃龍,迎回太皇’,不過是今上只說不做的話,滿朝文武皆心知肚明,秘而不宣,你久疏朝堂,不曉得其中的奧秘,若是執意請旨,將置今上于何地?”

    韓飛沉思良久,喃喃道:“末將心中只有“忠君報國”,倒沒想到這一層。”

    關秋陽望著韓飛,似乎又看到父親的身影,不禁感慨道:“上患其剛直難任,下患其觸忤時諱,直臣易貶哪!忠心與否只在圣意,多少有為英主也難逃窠臼。”

    韓飛不解道:“此話怎講?”

    “于國有功,于民有惠,未必于君有恩,反之亦然。漢朝有位大臣上官桀,曾是武帝的養馬官,一次武帝染疾,病愈后去看馬,發現馬大多都瘦了,武帝大怒道:‘你認為我再也見不著這些馬了嗎!’欲治其罪,上官桀叩頭說:‘臣聞圣體不安,日夜憂懼,哪還有心思看馬呀。’伏地痛哭流涕。武帝認為他對自己很忠心,便格外寵信,直至被封為安陽侯,并受遺詔輔少主。反觀名將李廣,一生征戰沙場,戰功無數,不僅未得封侯,反落得個含恨自刎的下場。”關秋陽對歷代史籍爛熟于胸,信手拈來。

    “世事輪回,人性不改,以老夫多年朝堂閱歷,馬養得肥瘦倒在其次,重要的是圣上能否感其忠心。”朱嶦感同身受道。

    韓飛恍然大悟,失落道:“居廟堂之上者為一己之私,我這個千里之外的邊將卻以天下為公,真是可笑。不知今上究竟意欲如何?”

    “當下朝廷正有一件生死攸關的大事。”朱嶦神情凝重道。

    “只要朱老一聲令下,我等萬死不辭。”韓飛毫不遲疑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体彩排列3试机号口诀